追蹤
Shoulder茶酒肆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80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逐風之城 10

10 自從X開誠佈公地跟他談過那一次,原有的不確定、疑慮、擔憂彷彿都煙消雲散了。他沒什麼道理不相信X要跟他在一起的那份心,儘管基礎並不是人們夢寐以求、那種叫人生死以赴、不計一切的愛戀,但他覺得他得到的已經遠遠比他當初奢想的更多,足以讓他這輩子都不放手。 「你最近心情很好哦。」X這麼說。 濕濕冷冷的隆冬下午,X被他拉去一家茶屋泡茶。他剛帶了個短期的團回來,積極地把宅在家裡好幾天的X帶到外面到處走走。 X的生活模式漸漸變成這樣,如果他在T市而且要進公司的話,X就送他去,然後自己也到廣告公司去,下班之後再碰面,看到哪裡用餐,然後回家。如果他不用進公司,X就配合他的計畫,看是窩在家裡,還是去哪個地方。而如果他帶團出國,X就在家裡做翻譯,雖然他沒查過勤,但X在那段期間好像都不太出門。 X平常不喝茶,據X自己說,並不是討厭茶,而是沒有習慣喝。不喝茶的人當然不會泡,他也不會泡,還是茶屋的女主人示範了怎麼泡功夫茶,他依樣畫葫蘆學著泡泡看。他覺得很好玩,有股衝動想哪天買套茶具來練習。 「我沒什麼理由心情不好啊。」他停了一會兒說:「你最近好像菸抽得比較少,很乖哦。」 「太冷了不想出去吹風。」X懶洋洋地說。X不喜歡穿很多件衣服,也不喜歡膨膨的外套,再冷也是穿那樣,頂多加條圍巾。 他噗笑出來:「原來天氣冷還有這好處。」 X瞪了他一眼,好像是怨怪他沒有同情心。 「少抽一點好嘛,對健康比較好。」他說:「說到煙,我想起來了,我想買那種桌上型燒烤爐,價錢好像不算貴。」 「買那種東西幹什麼?」 「可以很方便在家裡吃燒肉嘛!」 「免了吧,弄一大堆肉啊菜的,麻不麻煩,到時弄出那麼些垃圾還要收,而且肯定滿屋子都是那個味道。想吃去燒肉店吃就好了,何必那麼累。」 「可是天冷,燒肉店都大爆滿。」 「想吃的話你不會先訂位哦?不然就早點去或是晚點去,我們兩個都不用上下班,還搶不過別人太說不過去了吧?」 「說得也是。那,我們去看櫃子好不好?過年之前來大掃除,目標是把你堆在地上的東西都找到地方放。」 其實他還想把地上鋪起實木地板,可是不好意思提,總覺得那樣好像有點侵門踏戶的太霸道了,那畢竟是X買的房子,他雖然住在裡面,也漸漸覺得有家的感覺,可還不到能夠像一般同居的情侶般,很平常地很自然地想隨自己的心意怎樣改造居住的地方。 「好吧。」X拿起小茶杯,慢慢啜飲他泡的茶。 「真勉強。」 「要找到滿意的櫃子很難。」 「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喜歡的,先買幾個紙的或塑膠的收納盒把文件那些收起來也好嘛。」 「我不喜歡收納盒。」X說。 他忽然想起,以前,X對他說,不喜歡戴安全帽,不禁失笑。 「笑什麼?」 「沒,我只是想到你不喜歡的還真不少。」 「喜歡的倒非常少。」X淡淡說。 「好像是,我都不知道你喜歡什麼。」他想,菸啊酒啊那些,也感覺不出X真的有多喜歡那些,比較像是一種排遣。也不只是菸酒,其他的,像是影片、書、飲食,似乎也稱不上是喜歡,至少對現在的X來說,沒有到喜歡那樣的程度。 他曾經觀察過X的書,除了工具書、廣告書,也有不少其他的書籍,例如說一些厚厚的小說、一些文學的東西,有中文也有外文的,當初應該也是喜歡才會買。或許X曾經喜歡閱讀,但現在已經失去了那種沉浸其中的熱情,看得出來那些書本很久沒被翻動過了,但X搬進來時,還是一起帶來了,堆在那裡,說明X對那些書籍仍然存有感情,也許是種舊日歲月的紀念。 他就沒那種閱讀大部頭小說的耐性,比起純文字,他比較喜歡看影片、雜誌、漫畫,那種有影像有圖的東西。 「還是有。」X說。 「譬如?」 「譬如看你耍笨。」 他愣了一下,噴笑出來:「我要揍你哦!講這樣!」 「來啊。」X勾勾手指。 「我現在跑來跑去,體力很好的說,誰像你都沒在運動。你不要以為你比我高一點,我就一定打輸你。說到運動,你不可能從以前就不運動吧?看起來不像。」 X雖然不屬於肌肉發達型,但也不像文弱書生型。 「以前打過曲棍球。」 「曲棍球?」他睜大眼睛:「在德國的時候嗎?」 「嗯。」 「好難想像,你穿那種裝備,很兇狠地拿著大棍子揮舞。我以為打曲棍球的人都是很壯的大塊頭。」 X笑了出來:「不是冰上曲棍球啦!不用穿什麼特殊裝備。一個隊裡,真的很壯的也沒幾個好不好。」 「好厲害。」 「沒什麼厲害的,風氣的問題。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」不知是否是錯覺,X說到後面那句話的時候,語調像是空盪山谷裡迴旋的風,有些飄邈,彷彿來自很遠的地方。 「除了以前在學校的體育課,我好像沒打過什麼球,偶爾跟同學打打羽毛球。我參加過登山社,去攀登那種有難度的山,不過其實我比較喜歡輕鬆一點的爬法,就是不用揹一大堆東西,去走走比較親民的登山步道。」 「所以當初你才會一口答應跑去那山裡?」X一隻手撐著頭,看著他問。 「大概吧!如果那時你是住在T市,我未必會答應去伺候你。」 「你有伺候我嗎?後來好像是我伺候你比較多吧?」X挑起一邊眉毛。 「起碼剛開始有吧?」 X笑,伸手過來拉拉他耳垂:「心虛了哦?耳朵都紅了。」 「哪有。」 那年的夏天,多麼美好的三個月,而現在,他不用只是緊緊抓住回憶而已。 接近傍晚時,他們去到一個家具賣場逛,X對每個展示的櫃子都搖頭,最後卻停在仿古的幾口箱子前。 「買這個好了。」 「買這個?」他目瞪口呆。那箱子很像用來裝寶藏的古老硬皮箱,還有刻意弄得暗暗的銅製的鉚釘與鎖頭,與X那些現代風家具不像是同一國的。而且,用來放文件和書,箱子應該沒有比櫃子好用吧?再說,這種箱子貴翻了…… 「你是認真的嗎?」他問。 「這是我目前看到唯一有FU的收納工具。」 「……隨你,我沒你那種眼光。」 結果X買了一大一小兩個硬皮箱,回去之後,把不太用得上、但是也還不想丟的文件堆放在大箱子裡,他還幫忙用硬紙做了幾個分類標籤。小箱子斜斜放置在大箱子上,裡面主要放書,闔上蓋子之後,沒能放進去的書這邊幾本、那邊幾本地堆放在大箱子與小箱子頂上,此外仍然有一疊書得放地上,還需要用的文件搬進房間裡,放在電腦桌旁邊。他說應該再買個小架子放那些文件,X說,有碰到再說,不急。 「原來這就是混搭風,這樣弄弄好像挺藝術的,我看你也可以改行去做室內設計。」 兩個箱子就擺在長沙發的一邊,只要墊個杯墊,還可以隨手放杯子。原本以為會格格不入,沒想到這兩個箱子這麼一放,讓客廳整體看起來居然別有風情。 「只是我夠任性而已。」 「怎麼說?」 「要是你,一定會選擇能把東西全部放進去的櫃子架子。我就不考慮那麼多。」 「你只在乎FU對不對。」 「知道就好。」 「什麼意思?」他迷惑地轉頭看X。 「你說呢?」X丟下這一句,轉身走開去洗澡了。 他站在那裡思索,X的意思是說,對他有感覺才會想跟他在一起……嗎?他很想放開來用力歡喜,但又怕自己想錯了。他伸手過去,把小箱子頂上堆得歪歪的幾本書稍微弄整齊一點,不經意嘴角露出微笑。 那天他去公司,意外接到P的電話。 「你中午有空嗎?方不方便一起吃個飯?我有事想跟你談。」P說。P的口吻還是跟以前一樣,斯文有禮,不過他的感覺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。 他心裡有點忐忑,答應了碰面。不知道P想跟他說什麼,應該與他跟X在一起這回事有關吧…… 中午他來到約定見面的餐廳,P已經到了,朝他招招手。P的樣子成熟許多,比起從前也顯得世故。 「不好意思,還把你約出來。」 「不會,請別這麼說。」 「先點餐吧!」 他表示不餓,只要了杯熱奶茶。 點餐之後,P交握著兩隻手,低垂眼簾似乎在思考著如何開口,然後抬眼看著他。 「我要結婚了,婚宴定在過年前那個週六晚上。」 「恭喜……」他笨拙地說。 「我父親希望X出席我的婚禮。老人家總是希望骨肉團圓,這無可厚非。」 他緊張地捏著自己的手,沒有吭聲。 「我不知道他有沒告訴你?」 他笨拙地點點頭。 「他說,要他去可以,但他要帶你去。」 他低著頭,不敢看P。 「我父親一開始當然不同意,不過,他最近好像意思有點鬆動。」 他心底猛然一跳,忍不住抬頭看向P。 P面無表情地說:「他年紀大了,為人處世與想法都跟以前不同了。我不知道X在玩什麼把戲,我也不在乎。你要跟他在一起那是你的自由,我無權過問,也沒有任何意見,不過,請你諒解,那到底是我的終身大事,我不希望模糊了焦點。」 「你是說……」 「我希望你不要去,不管用什麼樣的藉口也好,請你不要去。抱歉,我不是針對你。」 「我了解……」他小聲說。 他安靜了片刻,說:「請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去的。」 「謝謝你。」 「祝福你。」 「謝謝。」 他突然忍不住衝動,脫口說:「我不知道你對他怎麼想,但我想告訴你,他真的沒有想要跟你爭什麼。」 P注視他,久久都沒有開口,最後只平靜地說:「我跟他有血緣關係,卻沒有緣份,也許最好就當陌生人吧!」 他不知道怎麼接話,於是沉默了。然後他說,想先走一步。他本來不想管那杯奶茶,P要他打包帶走。 他帶著裝在外帶杯裡的奶茶離開餐廳,很複雜的感覺在心裡糾纏成一團。 他回到公司,與主管與同事磋商了之後,爭取到一個過年前的團。這樣一來,P結婚時他有極為正當的理由不會在國內,或許X會願意獨自去參加P的婚禮也說不定。 商定之後,主管叫住了他,告訴他說公司有意培養他跑歐洲線,要他加強語文,最好自己安排先去玩一兩趟。他沒做正面答覆,表現得並不積極。 他的想法很矛盾,跑歐洲線是他一直以來的願望,可是,臨到這時,他卻又躊躇了,因為歐洲線的天數有時會長到兩週甚至更多,對現在的他而言,要跟X分開這麼久會很痛苦。而且這麼長的時間都沒人陪,X會不會又變得很頹廢呢…… 「是不是發生什麼事?」晚上碰面跟X一起吃羊肉爐時,X問他。 他從恍神狀態回過神來,連忙說:「幹嘛這麼問?」 「你根本藏不住心事。」 他心裡掛著兩件事,P結婚的事,還有轉為帶歐洲團的事,可是前者他不能說。多少為了掩飾P來找過他,他決定跟X商量帶團的事。 「就我主管今天找我談,說可能會讓我帶歐洲團。」 「那不是很好嗎?不是如你的願?」 「你真的覺得很好哦?」 「不然呢?」 「歐洲團時間都很長。」他小聲說。 X伸手過來,敲他的額頭。 「幹嘛打我!」 「我又不會因為你不在十幾天就跑掉。」 「……我是怕你會無聊。」 X看著他,好一會兒沒說話。 他望著X,也沒開口。 「我是喜歡你陪我,可是你不用為我考慮那麼多。」X輕輕說。 「……也不只是為你考慮……我也不想跟你分開那麼久。……現在每次帶團幾天一個禮拜我都覺得好漫長了……」 「現在你會這樣,是因為我們剛開始在一起,久了就好了。」X輕聲說。 時間久了,再不能接受的事都會習慣,何況只是分開天數的延長。 可是……我不想要那樣的習慣……他在心裡無聲呢喃,沒有說出口。 「我再好好想想。」他低聲說。 「不要睡不著哦。」 「睡不著你陪我喝酒。」 X看著他,淡淡地笑了。 他想,他會甘願為了這個笑容,放棄很多很多東西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