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houlder茶酒肆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9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逐風之城 11

11 他慢慢收拾好背包,揹起來離開公司。他剛才跟X透過簡訊連絡,X在公司開會還沒結束。 他從他們公司這邊搭捷運過去,到兩個月多前他們久別重逢的那家餐廳等X。 再過半個月就要過年了。環顧四周,好幾個人低頭在玩智慧型手機,有人在看捷運路線圖,有人在打盹,有人在看書,有人就只是站著坐著,面無表情。他站在捷運車廂車門旁,望著車窗玻璃上映出的自己。不再形單影隻,不用一個人去隨便填飽肚子,不需煩惱沒地方去,也不會擔心回家獨自消磨很無聊。 有個人能夠好好去愛,多麼幸福。 看,玻璃上的那張臉,是不是不經意露出了隱隱的笑意? 列車一站一站過,車門開了又關,車廂外面很冷,不過是乾冷,他很喜歡,總覺得乾冷的空氣呼吸起來特別清新。 到站了,他從車廂出去,跟著人龍排隊刷卡過閘門。沒打電話去訂位,不曉得會不會需要等。如果要等也沒關係,也許等X開完會,一起去別的地方也可以。 他想著X,想著X今天早上出門時穿的衣服,想著X把圍巾隨意掛在脖子上的樣子。 他總是想著X。 他不知道是否如同X說的,因為他們剛開始在一起,所以他特別陷入。但也可能並不是這樣的,或許,這就是他對待感情的方式。愛上一個人,自此將對方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,自然融入每瞬每瞬的念頭。 他有時會提醒自己,不要太黏膩。雖然X不只一次叫他不要想太多,可是他總是會擔心,擔心過度的依戀會讓X厭煩,會讓X感覺疲倦,他不會忘記,X真正愛的人並不是他。 他不是可憐自己,只是他覺得人應該清楚地認識現實,知道自己的雙腳踏在哪裡。 離開了捷運站,外頭的風顯得很銳利,能鑽進每一道縫隙裡。他把外套的帽子戴起來,據說天冷的時候,人體大部分熱量都是從頭部發散出去的。 他還沒跟X說過年前要帶團的事,他該早點講的,卻一直都沒提。今天一定要告訴X,他這麼盤算。 剛走出沒幾步,他手機響了,是X打來的。 「你在哪裡?」 「剛出捷運站。」 「你到我們公司樓下來好了。」 「你開完會了?OK,我現在走過去。」 他興沖沖地快步走在大街上,人來人往,車龍綿延,他的步履輕盈。走路其實很快,人的兩條腿行進的效率滿高的,不知不覺中就能走過很長的距離。 他來到X他們公司那棟大樓的Lobby,這個時間大多數公司都已經下班了,出入的人比較少。有個人好像也在等人,站在邊邊一直望著電梯。那個人年紀跟他差不多,穿得挺時髦,靴子很講究,一邊耳朵上戴了單鑽耳飾,在大廳不算明亮的燈光下閃啊閃的。一張臉眉清目秀,跟N有那麼一丁點像,他想,可是N的模樣自然多了。 其實他很喜歡N,即使他所知道之於N的並不太多。一直到現在,他都還清楚地記得,當時N低聲向他道謝的樣子。 他把背包放在訪客用沙發上,做些朋友、同事用Email分享的簡單體操,伸展一下筋骨。這幾年雖然大江南北跑來跑去,但真正去做運動的機會卻幾乎沒有。不知道X肯不肯跟他去打羽毛球或乒乓球,最近各地都陸陸續續蓋起運動中心,應該趁平常日下午去運動運動的。 大樓裡陸續有人下班,零零星星地搭電梯下來離開。 X還沒出現,大概是被同事拉住了。在X身邊時,他沒見過X主動打電話去給誰,卻常有人打電話來,X不一定會接,他只見過X接工作上的電話。雖然只聽到片段,但他感覺X跟廣告公司裡的人或是委託翻譯那邊的人關係應該都還不錯。 二號電梯門再度打開,這一次,他終於看到X的身影。他剛高興地要拎起背包,卻見一直在等人的那個人忽然快步過去,上前堵住剛踏出電梯的X。 「好久不見。」那人說,語氣顯得很刻意。 X看著那人好一會兒,表情很複雜,但僅是一下子,就歛去了情緒的痕跡,然後慢慢說:「有事?」 「想你嘛!你突然就不去了,打電話給你也不接,簡訊也不回,他們也都一直在念你呢。」 「你怎麼知道這裡?」 「拜託,這不難查吧?」 「原來一直打到這裡來找我的人就是你。」X的目光朝他瞥了一眼又移開,淡淡對那人說:「我不會再去了。」 「哦?找到新的地方玩?分享一下嘛!好歹也是一起玩過的不是嗎?」 X沒有開口,逕自繞開那人,往他這裡過來。 「走吧!」X對他說。 「哦……好……」他慌忙把背包揹起來。 那人在X背後揚聲說:「這是你的新玩伴?真不好意思說,你的眼光愈來愈奇怪了!」 X回過頭去,平靜地說:「我眼光怎樣是我的事。不要再來了,也不要再打電話給我,我不想再過之前那種生活,再見。」 X拉了他就往外走,他有點擔心那人會追上來,還好沒有。 「你會回來的!那種鄰家弟弟要不了多久你就會覺得乏味無趣膩透了。我等你哦!」那人叫著,似乎有點失控。 他回頭望見警衛上前去關切那個人,他看看X,有點不知所措,但X頭也不回地直拉著他走出去。 離開了好一段距離之後,X才放開他的手腕。 「抱歉。」X低聲說。 他搖搖頭,然後說:「其實我很高興……」 X望著他。 「我看到你要脫離以前生活的決心,我很高興,真的。」 也許X曾經把自己埋在晦暗中,但他覺得,X的本性是「向陽」的,X骨子裡還是追求著明朗踏實的人生。 X的表情微妙地展開,然後露出一絲微笑。 「走,去吃飯吧!」 「嗯,我好餓。」 「你每次都說好餓。」 「哼,說不定我還會長高。」他停了一下,略帶遲疑地問:「我真的像鄰家弟弟?」 X看他一眼:「有什麼不好?」 「沒有不好,我只是好奇。帶團時也常有人叫我小弟、弟弟之類的,我真有那麼嫩哦?我也二十五歲了欸。」 「可是你有些地方比十五歲還天真。」 「哪有。」 「我喜歡你的天真,你的生命很乾淨。跟你在一起,我有種得救的感覺。」X輕聲說。 他有點傻了,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那種感受不是歡喜可以形容,比那更深更深。 「……真的嗎?不……我不是懷疑……我只是……唔……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」他傻傻望著X,放棄繼續說下去。 「呆子。」 「……這是誇獎麼?」 X微微笑了:「是誇獎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