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houlder茶酒肆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80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逐風之城 12

12 那天晚上睡覺前,他跑去X的房間,X坐在電腦桌前,膝上放著本攤開的書,原本正低頭查閱那本書,聽到他進來,X回頭看他。 「你要睡覺了?」X說。只要他在,晚上睡覺前一定會來跟X道晚安。X說過他這習慣像個小孩子,這麼說的時候,X的表情是帶著笑的。 「嗯。對了,我要告訴你,我下週臨時要跑一個團,五天,小年夜回來。」他說。他另有一個團是初二出發,這個X之前就知道的。過年期間本來就是旅遊旺季,出團很密集,不過也不少同事極力爭取就是了,因為總的來說酬勞特別優。 這次的團是他為了避開P的婚宴努力爭取的,不管怎樣,至少他除夕與初一能夠留在T市陪X過年。 X看著他,沒說什麼。 「嗯?」他有點心虛。 「我知道了。」X淡淡說。 「對不起,現在才告訴你。」 「我今天才接到電話,說我可以帶你去參加P的婚宴,然後你就跟我說,你臨時有個團。」X的口氣很平淡。 「啊?」他更加心虛,心裡七上八下的惴惴不安,根據過去的經驗,只要X願意,便能夠是個觀察入微的人,他覺得他很難瞞過X。念頭很快在腦子裡轉動,他決定至少說出一半事實。 「坦白說,我是故意安排的,我知道P那週六結婚。我怕萬一伯父真的答應你就糟了。你願意公開我們的事我很高興,可是我覺得那不是個適當的時機。」 X沉默了一會兒,輕輕說:「我本來就沒打算去,我原以為他不可能答應的。」 「……可是伯父很希望你去吧?我跟他們家沒什麼關係,我不去是正常的,可是你……你跟P再怎麼說也是兄弟……」 X沒有回應他的話,卻忽然問他:「你覺得關係這兩個字怎麼講?」 「什麼意思?」 「俗話不是說,生的請一邊,養的大過天?」 對於X為什麼突然提這個,他摸不著頭腦,答道:「那當然,辛苦養育的恩情當然比單純是生下孩子更深重。」說著他突然想到,W伯父作為X的生父,等於也只是生而沒有養,他有點不安,不過X好像沒有想focus在這一點。 「同樣的道理,實際相處累積的情誼,說起來不是應該比讓人難堪的血緣關係更密切?」 「你是說……」 「你從少年時期就在他們家了,比起來我才是陌生人不是嗎?」 「可是,我對他們來說什麼都不是……而你是伯父的親生兒子,這種繫絆是沒辦法剪斷的呀。」 「我討厭這種思維,為什麼你就『什麼都不是』?」 他無言以對。 「反正我的想法跟他們家的思考模式不可能是同個層次。我不會去的,去了也只有讓P和他母親難堪而已。」 「也是……」雖然隱瞞X讓他感到不安,不過他還是覺得,P來找過他的事不要告訴X比較好。 「不管怎樣,那都不是你的問題,不要想太多了。」X輕聲說。不管X是否查覺他並沒有和盤托出全部,總之,X沒有追問。 他點點頭:「反正我會回來陪你過年的,對了……你有沒有要去陪媽媽過節?」他心想,如果X要去陪母親吃年夜飯,他待在家裡等X回來也是沒問題的。 「她不在國內。」 「哦。」 「所以就我們兩人。」 「我不在的那幾天,你要負責去採買好糧食哦,過年餐廳幾乎都沒開,我可不想吃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跟泡麵過年,那樣太悲情了。」 「好啦好啦,我也知道你最注重吃了,最好你列張清單給我,我按著清單去採購。」 「OK,我會負責列好清單給你,過年本來就要吃吃喝喝的咩。」 X安靜了片刻,然後低聲說:「我已經不記得過年該是什麼樣子了。」 他有一瞬不知道該怎麼接話,然後想起自己立下的誓願,他輕快地說: 「那你就聽我安排,都交給我就是了。」 X笑了一下:「是,遵命,全部交給你。」 「那我不在時……」 「我就用力賺錢、用力花錢,行不行?」 「嗯。」他笑著點點頭。 「過來。」X輕聲說。 「嗯?」他上前一步。 X伸手扳住他的後頸把他的頭輕輕往下按,然後在他嘴上吻了一下。 X有好一陣子沒有親吻他了,此刻即使只是這樣輕輕一觸,也讓他心跳加快。 X沒有說,他也問不出口,但他偷偷上網查過,如果從他們開始在一起起算,似乎是再過幾天就會過了所謂的空窗期,到時再做第二次檢驗應該就可以確定。 他曾經忍不住胡思亂想,萬一X真的不幸感染,會變成怎樣? 他認真思考過,就算發生了最壞的狀況,他想他還是會願意待在X身邊,就怕X什麼都不告訴他突然不告而別,讓他怎麼找都找不到。總覺得,那是X會做出來的事…… 不會的,X一定沒事的!X會慢慢恢復對生活的熱情,與他相伴,攜手活到很老很老。 「你又在胡思亂想了對不對?」X輕輕說。 他喜歡X輕聲對他說話,好喜歡好喜歡。 他臉上一熱:「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哦?」 「誰要當蛔蟲。不過……」 「不過?」 但X搖搖頭,沒有說下去。 「你老是話說一半……」 「哪有老是?」 「那經常。」 X笑著擰他鼻子,卻仍然沒有說出「不過」兩個字後面的話語。 「去睡覺吧!」 「嗯,晚安,你也別太晚睡了,天這麼冷。」 X忽然攔腰抱住他,把臉埋在他懷裡,長長吐出一口氣。那瞬間他心中的感受無法用言語形容,他慢慢舉起手,輕輕撫過X的頭髮。 那天他去公司的時候,常常委託他代買菸酒和保養品的內勤女同事J跑來跟他說這次要請他幫忙採購的商品,J瞅了他半天,說他:「你最近春風滿面的哦!交了女朋友?」 他突然一陣衝動,脫口說:「……是男生。」 J愣了一下,回過味來,微微睜大眼睛:「你是說……你是gay?」 他初時還沒反應過來,因為他腦子裡從來沒去想這些稱呼的問題。然後他點點頭,儘管有些不好意思,但他完全不想否認。 「你有告訴其他人嗎?」 他搖搖頭。 「我不會跟別人說的,你放心。」J說。 他明白這是J的好意,但這也反映出他與X這種人不受社會祝福的事實。他想到W伯父,竟然能夠答應X帶他去參加P的婚禮,雖然X最終還是不會去,但這也顯示W伯父對X的感情吧! 「你這麼單純,要懂得保護自己哦。」J說。 他點點頭,內心的感觸好複雜。 不需要太有想像力也能料想得到,一般人如果知道X的過去,知道X曾經有過怎樣的生活,肯定對他們的感情不抱樂觀的看法。可是,就算這世上只有他自己一個人這樣想也罷,他會和X一起,走到最後。X的好,局外人無法明瞭。 過年前的這團有老有小,狀況特別多,帶了五天團,活像打了一仗。他走出海關閘門時,感覺繃了幾天的神經驟然放鬆,整個人累得要命,好想好好吃ㄧ頓、狠狠睡一覺。 他拿出手機開機,打電話給X。 「喂?我到了,一樣是四號門嗎?」 「就四號門。」 他拖著行李走出入境大廳,寒風一下子襲來,好冷,他打了個哆嗦。 他等了沒多久,就看到X的車了。 他覺得自己好幸福,有人接有人送,有人等他回家。 X把車子靠邊停好,他把行李放到後面,然後上車。 「給你的新年禮物。」他把裝了威士忌的袋子塞給X,說:「這是另個牌子的,聽說也不錯喝。我不是鼓勵你多喝酒哦!我只是不曉得買什麼給你才好。」 X輕輕笑了,沒多說什麼,接過袋子看了看,放在後座地上,然後打開置物箱,拿出個紅包給他。 「哪,壓歲錢。」 他又驚又喜地接過挺有份量的紅包袋,忽然有點想哭。他本來是孤零零的一個人,現在拿到這個紅包,似乎表示X就等於是他現在唯一的家人了。 「謝謝……」 「不要哭哦。」 他笑了出來,眼眶裡還有淚水。 後面有車子按喇叭,催促他們快點開走,急著要擠進來靠邊。 「趕快走吧!我肚子餓了。」 「知道知道。」X打了方向燈,把車子駛離航廈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