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houlder茶酒肆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80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逐風之城 13

13 吃完宵夜,回家的路上他接到Q的電話,說大夥兒好久沒聚了,避開除夕與傳統習俗回娘家而往往大塞車的初二,挑了初一中午在Q家包水餃。 「你超難約的。」Q抱怨。 「對不起,工作性質的關係嘛。」 「這次你一定要來哦!」 他有點猶豫,他本來想,年節他就這兩天可以好好陪X,可是也真的很久沒跟老同學聚會了。 「……我儘量。」 「不要說『儘量』,是『一定』啊!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?一起帶來嘛!人多熱鬧。」 他有些語塞,他心底並不想隱瞞他跟X的事,但似乎又沒辦法乾脆爽快地在電話裡就告訴Q,他是戀愛了,有伴了,但跟她想的不一樣。 「……我確定一下回你。」 「好吧!我等你電話哦!我要統計人數。」 「了解,我很快就會告訴你我去不去。」 「OK。」 他結束通話,還沒說話,X先開口了。 「有人約你?」 「嗯,大學同學,說初一中午去她家包水餃。」 「你想去就去,不用顧慮我。」X淡淡說。 他望著X。 X看了他一眼,說:「難道你想拉我去?」 「……我也不知道。我很想告訴我朋友我們的事,不過,我好像還沒做好準備把你介紹給他們。」他老實說。 他停了停又說:「覺得好像太突然了。」 「坦白說,我也不想去。」X說:「現在的我,好像還沒有意願去多認識任何人,並不是因為是你朋友的關係。」 X沉默了一下子低聲說:「我不希望你因為我犧牲生活中的其他部分。」 「那……初一中午,我就丟你一個人囉。我不會太晚回來的。」 X笑了下,說:「有時候你真是很婆媽。」 「我是擔心你一個人很無聊好不好,過年欸。」 「好啦,明白。」 他遲疑片刻,問:「你會介意我說出我們的事嗎?」 「我都告訴我生父了,你認為呢?」 「……說得也是。」他想了想,問:「你母親知道嗎?」 「我還沒機會講。」 「唔,我沒有push你的意思……」 「我知道。」X輕輕說:「哪天氣氛平和一點的時候再說吧!我現在跟她說,她也只會以為我是故意要氣她的而已。」 他沒有表示任何想法,事實上他也沒有很具體的想法,畢竟他完全不清楚X的母親是個怎樣的人,也不知道X與母親之間到底是如何。 「決定了你還不回電話?」X提醒他。 「哦,對。」他連忙回撥Q的電話,告訴對方說他會去參加水餃會。 「就你一個人?」Q問。 「對,就我一個人。要不要我幫忙帶什麼?」 「不用啦!帶一張嘴來吃就好。」 他講完電話,X問他:「要去買東西嗎?」 「買什麼東西?」 「你剛不是問你朋友要不要帶東西?」 「她說不用。」他想了想:「不過過年空手去人家家好像有點不好意思。」 「去超市看看好了,不過你不要問我意見,我對送禮這種事沒想法。」 「事先聲明得真快。」他笑出來。 X載他去那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市,在裡頭繞了一圈,最後他買了兩桶堅果零嘴,帶去大夥兒可以邊聊邊嗑。 結帳時,X買了條菸,連他買的東西一起刷卡付帳。 「怎麼又是你付?」 「我要是沒錢了就換你付,這麼簡單。」X拿起菸往外走,一面說。 「可是你是刷卡欸,我怎麼知道你還有沒有錢?」 走在前面的X背對他攤了攤手,聳聳肩:「猜啊。」 他笑出來,抱著兩桶堅果追上前去。 我要永遠跟你在一起!他心底無聲吶喊。 除夕那天他早上快九點起床,用X按照清單買回來的食材做了很豐盛的早餐,然後去叫醒X。 「吃早餐囉!吃完我們去走走。」他搖晃X好幾次,終於讓X睜開眼睛。 「這麼冷要去哪裡?」 「天氣還不錯哦!乾乾冷冷的很舒服嘛!我想去河濱老街。」 「那裡人很多吧?」X賴在被窩裡懶洋洋地說。 「今天是除夕不會啦!而且早上人不會很多的。」 結果他們並沒有去河濱老街,而是去了另個山中鐵道小鎮。雖說是除夕,也還是不少人趁著天氣不錯到郊外走走。 從地勢較高的舊煤場改成的咖啡屋望去,山景秀美迷人,就算價錢不便宜,但坐在咖啡館視野絕佳的走廊吹風喝飲料欣賞風景,感覺幸福指數很高。 「你最近有比較好睡嗎?」他問X。 X剛點著一根菸夾在指間,纖細的煙霧被川流不息的風不斷吹散,即使沒抽的時候菸頭也頻頻燃得紅亮紅亮的。 「時好時壞。」 「……如果可以的話,儘量別吃藥了……我怕你會變成依賴性。」 「嗯。」X淡淡地應了一聲。 「據說運動有用,你打羽毛球嗎?我們可以去運動中心打球。還是網球?桌球?籃球我不行,先說,而且才兩個人應該不好玩。」 X看著他,然後說:「一定要打球嗎?」 「跑步也行,或者你有其他想法?這裡沒有曲棍球可以打吧?我也沒那能耐。」 X輕輕笑了起來,他不太懂X為什麼笑,但他喜歡看到X笑。 「看來我如果不挑一樣,你是不會善罷甘休的,網球好了,所以之後要買網球拍是吧?」 「不好意思哦,我都提議花錢敗家的事。這次我出啦。」 X把身體在椅子裡往下滑了一點,坐姿顯得更懶散隨意:「你不要那麼在意錢的事吧!我現在不去夜店、不去外面喝酒、不跟人亂來,開銷比之前少很多很多了。」 X停了一下,低聲說:「我也不是什麼清高之徒,我生父給了我媽一筆錢也給了我一筆,那輛車也是他買的。」 「……你不要這樣說,你收下他也會覺得比較安慰吧!」他確實是這麼想的。對W伯父來說,錢不是問題,W伯父要的也許是一種彌補生子未養之罪的心理平衡。 X吸了一口菸,連胸中的氣一同慢慢長長地吐出來,沒有說什麼。 「我以後不會再提這個了。」他有點懊惱,幹嘛說錢的事。 X淡淡笑了下:「傻瓜,幹嘛一張苦瓜臉?又不是你的錯。」 他覺得,對於W伯父,X的心理似乎很矛盾。一方面不能真正接納,另一方面也不認為自己是應該的。也許這個結終會解開吧! 從山中小鎮回到T市時,很多店面都提早打烊準備過年了。T市的外來人口多,過年期間向來比平常冷清。整排休息的商家,空蕩蕩的馬路,少了人來人往、安靜了許多的街道,呈現出城市不一樣的風情。 他還記得,去年整個春節期間他都在跑團,一點過年的氣氛也沒感受到。 今年不一樣了,他所愛的人陪在他身邊,與他共度。 「回家吃火鍋吧!晚一點去找地方放炮,我想玩沖天炮。」他說。 「不是吃就是玩。」 「過年嘛!」 「你不過年也是這樣吧?」X笑。 「唔。」 「跟你過日子好像天天都在過節。」X輕聲說。 「真的嗎?不要跟我說是愚人節欸。」 X笑出來:「兒童節可以吧?」 他們回家用韓國泡菜、高麗菜、豬梅花肉、金針菇、年糕等等煮火鍋吃,桌上型電煮鍋也是X按照清單新買的,挺好用。 「哇,好好吃,這家的韓國泡菜不錯!」 「你什麼嘛不錯。」 「哪有,我也是有味覺品味的好不好。」 「好啦,新年快樂。」X拿起高腳杯,裡面裝的不是酒,而是酸梅湯。因為等會兒還要去找地方買炮放炮,他不讓X喝酒。 他高高興興起舉起自己的杯子,跟X的輕輕碰一下。 「新年快樂!」 那天晚上他們循著外面的放炮聲來到了很多人在玩炮的河堤邊,跟一個年輕男生買了一堆沖天炮、蜂炮,他買了一包長型仙女棒,拿這點燃炮火引信比香好用。 他手裡拿了一根仙女棒,X把打火機遞給他,點著的時候,他轉頭看了X一下。 閃動的橘色亮光中,他凝望X沉靜的臉,X注視著跳動的火光,沒有開口。似乎是第一次,他覺得在X的眼中看到了靜謐。他就這麼望著X,忘了要去點燃已經放好在空瓶子上的沖天炮。 X把視線投向他,淡淡露出笑意。 他想起那天夏天的海邊,在風中陽光中的X的面容,與眼前的這張臉重疊,不知怎地,眼前泛起霧氣,視線開始矇矓。他用力眨了眨眼睛。 「幹嘛?燻到眼睛了?」X上前一步,拿走他手裡的仙女棒,走過去點著沖天炮的引信。一會兒,咻的一聲,沖天炮飛向天空,畫出一條不算長的軌跡,然後像是個星點般爆開。不遠處,有人放起四處亂竄的蜂炮,叫笑聲不斷。 X把幾支沖天炮的引信揉在一起,放在瓶子上直接用打火機點燃。 「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。」在連串的爆聲中,他輕輕說出了口,儘管X並沒有聽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