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風之城 16

16 他們真正在一起了,也許沒什麼有力的根據,但他彷彿覺得,他們之間不會再有大問題了。 他與X,應該可以這樣攜手走得很遠很遠。 他們一起做很多很多事,一起買東西、一起為吃的張羅、一起看影片、一起喝飲料閒聊、一起旅行。雖然期待一起出國的夢想還沒實現,但偶爾他們會去不算太遠的地方進行一趟小小的旅遊。他往往是發起人,拉X一起湊在電腦前找資料,雖然不甚熱衷但也從來未曾表示反對的X常常會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查好交通路線。 他並不是覺得當年抱著憧憬的情懷那樣更好,但說也奇怪,他常常會懷念起那年夏天的海灘,那時的他,以為X只會是他生命裡一段美麗的回憶。 只要他在,晚上他們會睡在一起,在X房間,或是在他房間。有時他從睡夢中醒來,凝視身旁X熟睡的面容,會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安穩充斥在他心中。不知不覺地,X失眠的問題好像漸漸不那麼嚴重了。 回首不算久遠的過去,當初他們是如何走到一起的,簡直就像是夢一樣。 那天X送他去公司,然後自己也到廣告公司去開會,X他們那家公司最近好像在跟一家大廠商談合作,他在家裡聽到X接過好幾次相關的電話。 快到六點時,X打電話給他,告訴他會還要繼續開,很多事要討論,會弄到很晚,要他自己去吃飯。 「我不確定會到幾點。」X說。 「沒關係,我自己回去就好。」 「你搭個計程車好了。」X說。 他想,既然住在那裡不是暫時而是長久,總不能都靠X接送他,這樣未免太依賴了,而且X也會很累吧!雖然X是沒抱怨過。再說,這樣他行動也不自由。之前一直打算買自行車,仔細想想,其實還是該買輛機車吧! 他上網搜尋了從公司回去的交通轉乘方式,發現轉兩班公車其實還是可以到的,反正他也沒有事,時間久一點無所謂。他又查了哪裡有機車行,最後決定去轉車處那一帶吃晚餐兼看看機車。 他按照計畫進行,吃了小籠包加酸辣湯當晚餐,然後到機車行看看,問了其中兩輛的價錢。他想買機車的心意大致已經定了,只差決定要買哪種。他本來想找X商量,又想自己決定好了,自己花錢買,不要什麼都是X出。 等公車花了一點時間,但也不壞,因為等他搭上公車,已經過了尖峰時間的尾端,乘客不算太多,還有位子坐。 不擁擠也不擔心時間的話,搭公車其實感覺很不錯,當作是坐在觀光巴士上遊繞城市,發現不曾去過的街道,每個區域不一樣的氛圍。 到了最靠近他們那裡的一站,下車之後還要走個將近二十分鐘。X選的房子本身沒有不好,但他很懷疑當初X是因為找房子租房子太麻煩,最後找到裡覺得OK就買了,他不太相信X是經過深思熟慮再三比較才做這決定。好在他們兩人都不是一般上班族,也許這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也說不定,選擇讓自己開心的想法總不是罪過。 他回到家已經快九點了,瞄見地上有幾根頭髮,乾脆拿吸塵器把屋子裡到處吸一遍,又拖了地,把衣服洗一洗等一下好晾。他要找多點事來做,他好不習慣X不在的感覺。不曉得X一個人在的時候,又是如何?X總會告訴他獨處時的一些生活細節,但那永遠只是片段、是切面,是表層,而不是全部。 等他全部忙完,洗好澡吹乾頭髮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左右,X還沒回來。 一度也想過是不是打個電話去,但他強迫自己打消這個念頭。他不想變成一個把對方綁得死死的、不知足的傢伙。 他做了些伸展操,上床睡覺。 屋子裡好安靜,以安寧的居住環境來說,這裡是沒得嫌。 他想念X的體溫,他想被擁抱。他在短短一兩個月之內就被寵壞了,從一個能夠自得其樂的人變成少了對方就輾轉難眠。 是不是起來喝杯酒?這想法溜進他腦袋,但他遲遲沒有實行。 想像著X在他所不知道長什麼樣子的會議室,跟一些人看著投影片談事情。密閉的空間裡也許煙霧繚繞,反正每個人手裡都有菸。也可能完全不是這樣的,一群人也許去到高級日本料理店,吃點像藝術品的食物,商討著想法與實現的平衡點。他在半睡半醒間替X編織許多場景,像是寫一段故事情節的諸多版本。他睏了,可就是無法讓自己乾脆地掉進睡鄉。 不知道是幾點的時候,門鎖開啟的聲音終於響了。一瞬間他有點想驅走所有睡意起床,然後又打消這念頭,他擺出一副一直在等X回來的樣子,X會壓力很大吧!他再次提醒自己:你不想當個黏人鬼,是吧? 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不下床到房間外面去,卻無法指揮聽覺與思緒。 他閉著眼睛,耳朵跟隨著X。X輕輕關門、放鑰匙。一會兒,X進去房間,進入浴室,隱隱約約的水聲傳來。 X回來了,應該安心了,應該可以睡了。理性這麼告訴自己,可他還是徘徊在睡眠邊緣,猶豫著不肯進去。 好一會兒之後,水聲停了。以最小強度運作的吹風機發出聲響,很乖哦,今天有吹頭髮。再一會兒,屋子裡整個暗下來,X似乎也要睡了。 他在朦朧中這麼想著,終於撐不住即將睡著。 腳步輕輕悄悄地靠近,他捨不得睡著而一直等候的那個人擠進他被窩,輕輕親吻他。 那個吻帶著淡淡的薄荷味與殘留的烈酒的甜。 「……喝酒不能開車欸……」 「我坐計程車回來的,你還沒睡著?」 「……」 X脫掉他衣服跟他做愛。完事之後,X對他說,這個案子很大,這陣子可能經常要搞到很晚。他們這一行,很多人都是夜貓子,一到夜裡,想法往往比較敏銳比較有創造力,X說自己雖然並不想當夜貓子,但多少也有點這傾向。 「以後你先睡,不要等我。」X低聲說。 「……我不是故意要等你的。」他老實招認。 「那你出國時怎麼辦?」 「出國好像好點,可能身體自己知道情況。」 「或許習慣了就好了。」X輕輕說。 人是習慣的動物,儘管有時要養成一個習慣,過程可能非常辛苦。 X沉默下來,但他並不覺得X是因為要睡了才不講話。他很愛睏,但他覺得X似乎有事情要跟他說。 他果然沒有感覺錯。 X忽然開口說:「我今天接到我生父的電話。」 「嗯?」 「他問我是不是還跟你在一起,問我是不是玩真的。」 他沒有開口,因為不曉得要怎樣接話。W家是X無法真正割離的一部份,那些糾葛與複雜,只能迴避,斬斷不了。 「然後他說,他想跟我見個面,找你一起。」 他安靜了很久,低聲問:「你答應了嗎?」 「我總不能替你做決定。你要去嗎?」 「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可是我覺得你應該去。」 X沒有說話,他望著X,而X望著黑暗的微明中糢糊不清的天花板。如果X還恨W伯父,選擇也許簡單得多。 「……你跟我去吧!就算是陪我。」X說。 「好。」人生的每一件事,他都願意與X一起面對,不管是好是壞。 X似乎笑了一下:「答應得真乾脆。」 「因為你說算陪你。」 「謝謝。」X把他拉過來抱住,讓他俯在身上,再次親吻他。 一如X說過的,一連幾天,X都下午去公司,半夜才回來,因為喝了酒不能開車,車子都放在公司停車場裡,以計程車代步。他心想,買輛機車應該是必要的,他上網看別人對幾款機車的評比,準備在一週內做個決定。 X不是寡言的人,但不怎麼提工作的事,也許是個人習慣問題。 他仍然沒辦法在X回來之前睡著,即使早早上床躺著也沒用。 然後他出了個團,在異地反而很容易入睡。也許生理上清楚反正是見不到X,於是身體自然而然跳脫等候狀態。 因為他的態度不積極,那個歐洲團導遊的缺,由另個原本帶美加團的同事爭取到了。一方面他覺得這樣也好,可是心底還是不免有小小的惋惜。有一天他也許會覺得出長期的團、但也休長時間的假,又能夠遊覽自己嚮往的地方是更好的,可是人終究只能等感覺到了那一步才能心甘情願做那樣的決定。無論如何,既然已經塵埃落定,就安安心心歡歡喜喜地工作與生活吧! X不曾干涉他的任何選擇與決定,但X很輕易便會成為影響他決定的因素,大的小的,各種各樣的事情。他無法去探究這樣好不好,只是很自然就變成這個樣子。 他打算回國之後就找機會去下訂買機車,然後才告訴X。他在心理上已經太依戀X,撇開感情,他總是必須獨自做一些個人的事。 他想把握住適當的鬆緊,維持適度的空間,他想好好經營維護,他想盡一切努力,讓這份感情能夠長長久久延續下去。 他回國的那天,X告訴他,與W伯父約了時間,明天晚上在一家餐廳吃飯。 「你會不會緊張?」X問他。 「……還好,我只是……怎麼說,沒什麼真實感。」雖然答應了明晚要赴約,以「和X在一起的人」這樣的身分去跟W伯父見面,可是他的感受遲遲無法跟上進度,總覺得那是很遙遠、與自己不怎麼有關的事。 X笑了笑:「這叫另類恍神嗎?我都差點忘了,你某些方面神經很大條。」 「這跟神經大條無關好不好……」講是這樣講,其實他自己也理不清這種隔閡的感覺。 人在愛情中是不是都會改變?他忽然覺得過去的自己變得好模糊,不要說X,他都差點忘了,他曾經是個被很多人說神經線很粗的人。他自己察覺了,X當然也察覺了,他跟從前不一樣。他不想變成另一個人,X喜歡的,應該也不是改變了的他……不過似乎慢慢開始調整回去了吧…… 隔天他去公司,趁中午的時候去機車行,原本想說看看,結果當下就訂了一輛125的。 他自己搭車回家時,心想自己會不會太衝動,不過訂都訂了,別想那麼多了。買東西就是這樣,有時左考慮右考慮就是下不了決心,有時在一個當口一時衝動就出手了。 X應該在開會。他想,不要打擾,可是又忍不住很想告訴X,他買了輛機車。最後,他發了通簡訊,上面寫:「我買了輛125機車。」 X沒有立刻回覆,也許是還沒看到,也許是正在忙。 他下車時,手機響了,是X打來的。 「你買了機車?」 「嗯,看了好久,今天終於買了,這兩天就交車,還送一頂安全帽和大鎖。」 電話那頭,X輕輕地笑:「好啊,買頂安全帽送我吧!」 「你不是不愛戴?」 「不愛戴也得戴啊,總不能老吃罰單。還是你想丟著我一個人騎?」 「哪有這種事,是你自己機車加龜毛好不好。」 「我要黑的或白的,不要給我亂選顏色。」 「嘖,那麼挑,要不你自己選好了,我負責付錢就是。」 「不要,那樣一點誠意都沒有。」 「好啦,我一定會用力挑一頂送你。」 「今天還是一樣,我不一定幾點回去,你先睡。我們要去吃飯了,掰。」 「嗯,你去忙吧!掰。」他想著,等下回去上網看看哪裡有賣多種款式的安全帽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