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houlder茶酒肆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逐風之城 17

17 那天晚上他接到Q的電話,Q的爸媽計畫出國旅遊,Q理所當然想到找他。聊了一會兒,確定Q的爸媽要的是機票加飯店的自由行,另需要辦簽證。 Q跟他約好,隔天一起吃中飯,順便把辦簽證需要的證件、相片拿給他。Q要上班,而他反正沒事,於是決定到Q公司附近的餐廳。 「我訂好位子之後傳簡訊給你,謝啦。」Q說。 有時人生就是這麼妙,類似的事情像是約好了一般,一起來報到。 於是同一天內他將有兩個飯局,一是跟自己的朋友、一是跟W伯父。似乎到了這個時候,他才突然開始有一點緊張感。他已經快三年沒有見過W伯父,這回W伯父要見他,並不是因為他,而是因為X。W伯父會對他說些什麼呢……? 他坐在桌子前發呆,突然被兩下敲響門板的聲音驚醒,他回過頭,看到洗好澡的X站在他門口。 「該你了。」 「哦,好。」 他連忙找出換洗衣物,X沒有走開,站在原地看他。 他走過X面前時,X拉住他,輕聲說:「不要擔心,我不會讓他們欺負你。」 他望著X,好半天說不出話來。從以前他們還沒在一起時就是這樣,他的心事總是輕易被看穿。 「……也許我只是希望能得到一些祝福……」他低聲說。 X輕輕抱著他,喃喃唸著:「傻瓜。」 他依偎在X懷裡,被呵護的感覺令人眷戀,有些事會輕易變成習慣,然後再也戒不掉。 「我去洗澡了。」他小聲說。 「等下睡哪裡?」 「……睡我這裡好了,你頭要吹乾啦,不要又弄濕枕頭,你這壞習慣一定要改。」 「好啦好啦,快去洗吧!」 那天晚上他們做過愛,他靠在X身上,慢慢讓呼吸平順下來。 「我覺得,你好像有點刻意要『正常』地跟我過生活。」他說。 「怎麼說?」 「就……我也不曉得應該怎麼講,就覺得你不像我剛認識你時那麼任性、想怎樣就怎樣。」 X沉默了一會兒,輕輕說:「人總不能永遠都在狂飆。」 「可是我希望你隨心所欲。」他停了一會兒,繼續說:「我希望,我是能讓你感覺自由自在的一個人。」 精油燈微微晃動的薄薄火光中,X看著他的臉,笑了一下:「你不要把我寵成貪得無厭的人吧!」 「我只是……希望我們能長長久久……」 X沒有開口說話,而再次吻住他的嘴。 隔天中午,他去赴Q的午餐約。 他先到,幾分鐘之後,Q匆匆從外面進來,看到他招手,快步走過來一屁股坐下。 「哎喲,累死我了。」 「幹嘛這麼趕?這裡不是離你公司很近?」 「其實也沒那麼近,只是我一直想跑來吃他們的商業午餐,所以約在這兒。我們先點吧!」 Q揚手招來服務生,各自點了商業午餐之後,Q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,然後把一個B5大小的牛皮紙袋從包包裡拿出來給他。 「這是我爸媽他們的證件照片那些,那就麻煩你了,多少錢到時你再跟我說,可以刷卡吧?」 「可以,我再請我同事處理。」 先交代了正事之後,Q交插兩手手指,興味盎然地注視他說:「怎麼樣?你問了沒?」 「問什麼?」 「吼,就跟你阿娜達見面的事啊!」 他有些困窘,不過還是老實點點頭,小聲說:「他說OK。」 「真的?太好了!那我們就來約哪天晚上一起吃個飯吧?」 「嗯……不過他最近有點忙,可能要跟他喬一下時間。」 「好啊好啊,我平常晚上都OK,假日當然也可以。不然你先去問他要哪個時候,我應該都可以配合的啦!」 他點點頭。 「你過得很幸福哦,看你氣色好好。」 「有嗎?」 「有啊,有那種戀愛中的光采。」 他笑出來:「最好有那種光采啦!」 「嗯,那你現在住哪裡?還是原來那裡嗎?你們平常都去哪裡約會啊?對不起,我真的好好奇哦。」 他臉上有點熱,不過還是老實招了:「我現在……搬到他那裡了。他說反正我租房子也住不到幾天,想想也對。」 Q似乎有一點點訝異:「是哦,感覺進展好快哦,不過你也說過其實你們認識很久了。你上次有說他在廣告公司工作,一定認識很多人吧!」 「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我沒怎麼問過他的工作。」 「也許是我雞婆,不過你要多了解對方一點啦!不要傻傻的。」 「我知道……其實他從來沒有想隱瞞我什麼。」 「我不是這意思啦。」 一會兒湯與沙拉一塊兒上來了,交談暫時中止,各自享用自己的餐點。 然後,在正餐上菜之前的空檔,Q說:「我感覺你陷得好深,我不知道這樣到底好還是不好,一方面我很為你高興,可是另方面又忍不住為你擔心。你也知道的,我這人有時就是喜歡多管閒事。」 「不要這樣說。」他停了一會兒,低聲說: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總之,現在的我……很幸福,我想,這樣就夠了。」 Q看著他微微一笑,但他隱隱覺得,其實Q並不完全同意他這樣的說法。 下午他進了公司一趟,把Q父母的證件照片交給同事,處理些報帳的事,然後就離開了公司到外面閒晃。原本想去看看要送給X的安全帽,但沒找到這樣的店。他到連鎖咖啡店點了杯皇家奶茶,雖然遲鈍了些,但到這節骨眼,他終究還是為晚上要見W伯父的事感到緊張。 接近六點時,他接到X的電話。他說他人在外面,很方便去和X會合。 「那你過來好了,到了之後call我,我就下來。」 他差點說,我能不能上去找你?話臨到嘴邊又吞了下去,他想著,即使Q完全是好意,自己也不要那麼容易受人影響吧! 也許他是一個傻乎乎不懂得保護自己、一點也不厲害的人,那麼不管怎樣,就讓他當自己吧! 他並不想因為他成為很有手腕的人,才因此能夠把X抓得牢牢的。他希望X願意留在他身邊,就僅僅因為他是他而已。 他把空茶杯與茶碟拿去回收區,離開咖啡店,徒步走到不算很遠的捷運站搭捷運。 他到X公司樓下時,正遇上大樓裡第一批下班的人潮。這一回應該沒有X以前認識的人在等候著同一個人。 他打了通電話給X,X簡短地說,等我幾分鐘。 他靜靜地站在角落等,目送著間歇湧出大樓的人群。 有時候幾分鐘是快速到難以察覺的時間,而等待的時候,幾分鐘是數百秒一步一步慢慢地過。他並不是急著想去赴約,但無論何時、無論為了何事,他總是希望早一秒鐘見到X。 X下來時,同部電梯裡只有兩三個人,不像之前電梯都塞得滿滿的。 X手裡架著個盒子朝他走過來,一見面就把那盒子給他。 「這什麼?」 「啤酒杯。」 「啤酒杯?」 他打開看,是一對傳說中的德國高腳啤酒玻璃杯。 「你好像對這種杯子很有興趣,我託人從德國買的。」 他低頭凝視著那兩只一模一樣的杯子,說不出話來。 「你又很感動了,是不是?」 「我本來還想,哪一年有機會去德國玩的話一定要買這種杯子……你那裡……不,我們家裡……在這之前都還沒有成對的杯子……」 「成對也不見得是一樣的東西啊!有時差異很大卻意外相配也是有的。」 「嗯……」 「走吧!」 他把杯子在手上緊緊抱好,隨X去地下停車場取車。 約定的地點在一家飯店的餐廳,布置走奢華風,氣氛優雅寧靜,如果是他自己,大概永遠都不會踏進這樣的地方。 服務小姐帶領他們到預訂的位子,W伯父還沒有到。 大片玻璃反照著點點燭光,他看到自己的映影,與這個地方似乎格格不入,而坐在他旁邊微微出神的X的身影,卻像是融入場景的一幅畫。 X把目光移向玻璃,在虛像中與他視線交遇,然後隱隱露出一絲笑意。 他忽然覺得,在某種層面,他是羨慕X的。無論在怎樣的地方,X似乎總是場景的主人,似乎永遠不會去擔心自己是否適合週遭的一切,我行我素,不在乎他人的看法,一種很難言喻、不張揚但深植於靈魂中的自信,他想像不出X侷促的樣子。 X輕輕敲他的頭:「這顆腦袋瓜裡在想什麼?」 「沒有……」不是真的沒有,而是沒有能夠清楚描述的思緒,腦子裡亂糟糟的。 X的視線移向某個方向,他也順著望過去,W伯父來了。 他看不出X臉上有什麼特別的表情,而他自己感到萬分緊張。 W伯父坐下,讓服務生展開餐巾輕輕搭在腿上。幾年不見,他覺得W伯父看起來老了許多。 「你們點了嗎?」 「還沒。」 「那先點吧!」 W伯父說,要不要叫一瓶紅酒,X說,要叫的話,你跟他兩個人喝吧!我要開車,不能喝酒。 W伯父看看他,他侷促地搖搖頭,表示不用。後來W伯父點了單杯紅酒。 餐點很精緻,可是也許是心情的關係,他無法專心享受食物的美味。 W伯父對他說,很久沒看到你了,現在好嗎?在哪裡工作? 「我在當導遊。」 「導遊?國內國外的?」 「帶國外團的,主要是東南亞,偶爾也帶東北亞或其他島嶼旅遊團。」 「那不錯。」W伯父淡淡說,語調中並沒有相應的認同。 其實W伯父並不在意他,他想,他並不覺得受到傷害,只是如此感覺而已。 果然,W伯父把跟他的對話當作是一種暖場,然後把話題轉到了X與X的母親。 「你母親還好嗎?」 「你要我怎麼說?她認為她很好,而我覺得她一點也不好。」X低聲說:「你不要以為我是拿話頂你,我只是說實話罷了。」 W伯父有好一會兒沒說話,然後開口說:「前些日子,她打過電話給我,跟我談繼承權的事。」 X沒有吭聲,眉宇間隱隱顯露出心煩的情緒。 「我也在考慮這件事,你說你不想進公司,說你對珠寶沒興趣、沒有經營公司的頭腦,那都OK,可是還是有別種方式,我可以把你列為董事,你可以慢慢看慢慢學,要真沒興趣,不管事也可以,掛個名字一樣分紅。」W伯父停了一下,忽然看了看他,又把目光移回X身上,說:「你已經表示得很清楚了,你是個……同性戀。據說像你這樣的人,也有很多是正常結婚生子的。我不干涉你們在一起,不過,你是不是考慮一下認識認識合適的女孩子,取個太太生孩子,我可以替你安排。」 他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,他低頭望著自己的餐盤,只覺淂好想消失。 然後他聽到X帶著怒意的聲音說:「你以為我會跟你交換條件?照你的話做,就給我糖吃?你太一廂情願了!我只想說兩件事,第一,我不想要什麼繼承權!我不知道我媽是怎麼跟你說的,總之,你不用再給我任‧何‧東‧西,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!第二,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自我中心?姑且不論你也許自認是對我好,可是你完全不在乎他的感受,甚至是你所說的那個女孩子的感受,就像你從來不在乎你太太的感受、還有你跟你太太生的兒子的感受,你只顧你自己感覺良好!」 惶惶不安中,他感覺手腕被X一把握住。 「我們走吧!」X對他說。 W伯父沒有試圖阻止他們,臉上也沒有任何看得出端倪的表情。 臨走之前,X對著W伯父說:「如果之後你還有什麼話要說,直接找我,不要找他。」 X拉著他快步離開餐廳,全然不顧引來眾人側目。 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時,他偷偷瞄向X餘怒未平的臉,覺得X真的很生氣,不過,到出電梯的時候,X的情緒似乎已經漸漸回復。 「抱歉,我不知道他是要說這些。」X輕聲說。 他搖搖頭,說:「我只是……我也不會說,除了你好像沒人敢這麼對伯父講話,連伯母都不敢, P也不敢。」 在他印象中,W伯父是個很威嚴的男人,永遠是發號施令、指責別人的那個。他又想,回想從前他所看到的W伯父與P的互動,總是有種拘謹感,忽然有種荒謬的想法,覺得W伯父與X之間,似乎反而比較像是一般的父子,雖然是那種關係不好的父子。或許這跟X的為人也有很大關係,X是個有話直說的人,在這一點上,他們有一點相像,而X更率性更不顧一切也更不在乎別人怎麼想。 至於W伯父提及的結婚生子的事,他反而沒有很深刻的感想,也許因為他很清楚X根本不可能去做那種事。W伯父以及X的母親想加諸X的也許讓X很煩,但那些都不可能改變X的軌道,不可能讓X去做自己沒有意願的事。能改變X的,只有X自己。 雖然是生身父母,有時也許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的孩子。 「所以呢?」 「沒有所以,我只是想伯父可能很訝異。」 X沉默了一下,低聲說:「他不會,他應該也習慣了。」 X看著他,淡淡笑了一下:「害你沒吃到大餐。」 「說得好像我有多饞似的……」 X笑:「你想吃什麼?」 「嗯……我們去逛夜市好不好?我想去圓環那邊那個觀光夜市,聽說現在變很多。」 「那麼多種食物的氣味混在一起的地方有什麼好的。」X興趣缺缺。 「哎喲,你很挑欸,不然你提議啊。不能只否決別人的方案自己又不提建設性的意見啦!」 「好吧,就勉為其難去你說的夜市,因為我沒有建設性的意見可以提。」X微微聳肩。 他噗嗤笑了出來:「龜毛。」 「我都同意了你還罵我。」 「誰叫你那麼不甘不願。」 X笑了一下,就在車子前面輕輕親吻他的嘴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