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風之城 18

18 那天晚上逛完夜市,回家的路上,X問他為什麼不生氣。 「生氣?生什麼氣?」 「他當著你的面叫我去找個女人結婚生孩子,你都不覺得怎樣?」 他遲疑了一下,回答說:「……因為我知道根本不可能的嘛。」 X不以為然,說:「會不會那麼做是我的問題,可是在你面前講未免太不尊重人了。」 X向來不喜歡W家的人的行事作風,這也不是頭一遭了。 「唔,好歹伯父總是長輩……」 X低聲說他:「濫好人。」 他心底不由想著,X欣賞的,應該是像N那樣的人,而不是像他這樣,溫溫吞吞的,有點小遲鈍。 「你又在胡思亂想?」 他反射性地否認:「沒有。」 X瞥他一眼:「那你告訴我,你前幾秒鐘在想什麼?」 他語塞。有些事情是不能夠觸碰的,即使他一點也不聰明伶俐也能清楚這一點。 X沒有逼他,只是伸手過來揉揉他頭髮,輕輕說:「不要想了,那不是你的問題。」 他心裡暖暖的,又有點莫名的感傷。 他想成為X會傾心的那種人,但與此同時他也想當他自己,而他開始有點懷疑,是否因為自己知道不可能成為前者,所以才緊緊抱住後者不放。 現在的他很幸福,可是常常會失去自信也是事實。 還沒到家,X就接到同事的電話,X說回去之後再回電話。於是才一進門,X就到房間去講一通很長的網路電話。 他在陽台晾衣服時,斷斷續續聽到X的聲音,低低的,並不能聽清楚內容,隱隱漫流在空氣中。他想起在那幢山屋中,曾經也有同樣的情景。 感覺往往慢半拍的他,今天W伯父說的那番話,到了這時候才開始在他腦子裡慢慢發酵。P已經結婚了,也許很快就會有小孩也說不定,W伯父為什麼那麼希望X結婚生子呢?明明知道X的性傾向其實是同性戀……W伯父對X的沒脾氣也讓他很訝異,他印象中W伯父是根本不允許別人頂嘴的。他的感覺也許並不十分準確,但他總覺得,W伯父對X的容忍,應該不只是因為歉疚。W伯父很在意X,也許W伯父覺得X骨子裡有某種特質是跟自己更為相像的。想想,W伯父其實也是相當任性的人吧!而X的任性,與無微不至的細膩揉合在一起,變成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樣貌。 他把裝滿了收下來的衣服的網籃提到自己房間去,坐下來摺衣服。 X不喜歡摺衣服,在他還沒住進來之前,X的衣服幾乎都是吊掛起來的,就算是T恤也一樣。 X有這樣那樣的缺點與毛病,可是就算換了一個十全十美的人也不會比X更好的了。 他把摺好的X的衣服抱去X房間時,X仍然在講電話,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一個動畫虛擬場景,看起來很超現實。 他把X的衣服分門別類放好在衣櫥與抽屜裡,正要走開,X一隻手往後面伸,撈到了他的手握住。 電話那頭的人講了一大串他聽不太懂的話語,聽起來很專業。 他站在那裡沒有吭聲,X也沒有其他動作,只是抓著他的手。 微微的風吹過他心頭,他的心中時常悄悄積藏了幾許不安,往往因為X的一個小動作慢慢融化崩解,被風吹散。 X輕輕捏著他的手指,回頭望他。 「要不要喝什麼?」他用氣音問。 X搖搖頭。 X對著麥克風說:「先斷線一下,我等等call你,你先把檔案發過來。」 X切斷了通訊,從椅子上站起身來。 他的心臟怦怦跳,想管也管不住。 「你幹嘛臉那麼紅?偷喝酒?」 「才沒有。」 X輕輕笑了一下,捧住他的臉跟他接吻,一個很漫長很纏綿的吻。 「我可能要談很久,你先洗澡睡覺,嗯?」 他乖乖點頭。 「我結束了就去找你。」 「嗯。」他回答的聲音輕到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見。 他上床睡覺時是十一點多,X看來要挑燈夜戰。他裹在被窩裡快睡著時,聞到咖啡的香味。 這麼晚還喝咖啡,晚上不睡了是嗎……他朦朦朧朧這麼想著。 X爬上他床時,他睡熟了並不知道,是身上的衣服被脫掉時他才有點醒來。他在半夢半醒間被親吻被愛撫,望見房間裡似乎已經開始透入灰濛濛的天光。 「……怎麼弄這麼晚……」他喃喃說。 「你會不會覺得我真是討厭鬼,老是把你弄醒。」 他笑出聲音:「就是啊,好討厭。」 「你還真敢說。」X輕輕咬他,癢得他到處亂躲,笑得整個人都清醒了。 「我要聽故事補償。」 「什麼故事?」 「你在德國的故事。」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何能輕易就說出口了,在此之前,他對問及X過去的事一直很猶豫。 「好吧,晚點告訴你。」X說,答應得挺乾脆的,於是他安下心來,覺得自己應該是沒有碰觸到什麼不該問的。 結果X說出那個故事,是在隔天晚上。那時他們在家裡吃火鍋當夜餐,用新杯子盛啤酒喝。 「我跟我媽去德國的時候,只有十歲大。」X用一種很特別的平靜語調說:「她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一個德國人,後來結婚在那邊定居。我繼父對我很好,陪我打球、教我功課……那段時光,應該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吧!」 他沒有插嘴,靜靜地聽,杯子靠在嘴邊,感覺啤酒細緻的泡沫在慢慢消融不見。X沒有描述繼父的樣子,可是感覺得出來,對X來說,繼父才是成長時期扮演父親角色的存在。 「可惜的是,幾年後他們離婚,我跟我媽去了別的城市,然後我又到另個地方讀書,和我媽也很少見面。」 他遲疑了一會兒,小聲問:「那……你後來還有見過你繼父嗎?」 X搖頭,輕聲說:「剛開始電話連絡過幾次,後來也斷了。聽說他再婚有了新的家庭,也不用再去打擾他了吧!」 X的神情有些飄離,興許是回到了曾經充實快樂、不知憂愁的幸福少年時。 X看看他,說:「以前不能理解,自己經歷過之後,終於明白感情的事真的很難說。在一起或分開,不是是非對錯、應不應該可以決定……。怨誰怪誰都沒有用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就算再不完整也還是一直走下去。」 他忍不住心血湧動,衝口說:「你還有我……」 X綻出一點笑容:「對,我還有你。」 他鼓足了勇氣,坦白說出心底話:「也許相較於你在過去的人生中所失去的,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點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至少我有決心陪你走到最後,只要你肯讓我陪。」 X輕輕搖頭,他不知道那種感覺是驚嚇還是受傷抑或是都有,一顆心慢慢往下沉,卻聽X說: 「不,你不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點,你不要老是看輕自己。」 「…………」 「對我來說,你就是拯救我的那個人,這一點我永遠都不會忘記。」X輕聲說。 他微微張開嘴唇又閉上,不知該如何言語,他感到欣慰,又有些奇妙的失落。他很高興X認為他是重要的,可是他想要的,永遠都不是感激…… 他開不了口,他不敢問…… 你愛我嗎? 你對我的漸漸習慣,是不是有一天也能轉化成真正的愛戀呢……? 「你明天要去牽車吧?」X問。 他從想像中的自問回到現實,點點頭:「嗯,晚了一兩天,說是原廠那邊出貨不及。我會記得買你的安全帽的。」 X笑出來:「我又沒有問你這個。」 「可是我會掛在心上嘛。」 「我知道,你總是把我的事掛在心上。」X輕輕說。 他一時詞窮了,X知道他很愛他,可是有時,他真的想說,我希望你不是為了回報我的感情才對我這麼好…… 他想起自己說過,他希望X隨心所欲、自由自在,忽然覺得,那也許並不只是為了X,也是為了自己,因為他想要看到那樣的X,他想要知道心中沒有任何負擔、沒有歉疚的X,又會是如何看待他。而靈魂裡的另一個聲音在斥責他,說他太貪心,想得太多,太不知足。何必這樣苦惱自己?為什麼不坦坦率率地享受X對他的好,這樣自己輕鬆,也不會讓X有心理負擔。 「所以你會直接騎回來?」 「嗯,你明天要開會嗎?」 「不曉得,看怎樣我再打給你吧!」 「好。」 「我說怎樣你都說好。」 「我哪有。」他忽然想起來,一直都還沒提起跟Q約吃飯的事。 「對了……上次我有跟你說,我朋友想跟你見面的事,不過你最近好像都很忙……」 X淡淡說:「無所謂,最近比較沒有那種時間卡得很死的會,敲定哪一天的話,就先把別的事挪開。」 「那……星期五晚上怎麼樣?你OK的話,我就跟我朋友約。她對你好很奇。」 X看了他一眼,慢慢啜飲啤酒,沒有講什麼。 他站起身來,拿大勺子撈起火鍋裡的高麗菜放到X碗裡:「要多吃青菜,你都不會主動。」 「不喜歡當然就不會主動。」 「拜託,你又不是小孩子了,營養要均衡嘛!」 「我不喜歡吃煮得爛爛的菜。」X懶懶地用筷子戳著碗裡的高麗菜。 「反正你要吃完。」他說。 那時在鄉下一起生活,他煮什麼X就吃什麼,沒有表示過什麼意見。現在他才知道X其實有點挑食,蔬菜要吃脆脆的,只喜歡生菜沙拉,水果也不是哪種都吃的,而且往往要三催四請才吃。 「你比我媽管我還多。」 「你嫌我煩?」 「不煩。」 「騙人。」 X看了看他,說:「我本來就是找你來管我的。」 他望著X,忽然不曉得要講什麼。 「這樣比較像是真正在過日子。」X輕輕說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