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風之城 20

20 多雨的春天逐漸接近尾聲,天氣愈來愈熱,初夏的腳步近了。他想到之前X跟他說好的,到了夏天,他們可以偶爾去那幢山中別墅住個幾天。 回憶中在那條流水清澈的溝渠前不斷吹拂山間的夏季清風,在擾嚷的大都市裡就像美麗的夢境。 X仍然很忙,甚至更忙。他親耳聽到X在電話裡推掉一個翻譯案,說這陣子可能都沒有時間做。 似乎是他們公司先前推出的廣告效果不錯,於是催生了後續的合作計畫。 他沒再聽到W伯父那邊的消息,也許W伯父和X又談過,X沒有對他說。 X接過兩次母親打來的電話,X沒再像之前那樣動怒,只是耐著性子從事業、財產、繼承這些關鍵詞轉移話題到其他東西。 他曾聽到X輕聲說:「你有打算回來嗎?」那個語調有種帶著隱隱悲傷的溫柔,讓人忍不住心痛。 電話那頭的回答也許是否定的或是不確定的,X沒有跟他提起這件事。 X對母親的感情應該真的很深,所以才更不能忍受母親的改變。 可是X無法阻止母親的改變,就像無法阻止自己愛上N、無法阻止自己與N的分離,所有的一切如同狂濤巨浪將X淹沒,也許曾經在很多個白晝與黑夜,X逃避的不只是寂寞,還有深重的無力感。 X與他的關係似乎很穩定,可他始終有種模糊的感覺,覺得X仍然像是風一般,捉摸不到。也許靈魂的沉澱,要比外在的生活模式的調整要耗費上許多倍的時間。偶爾他甚至覺得,相較於那天夏天,現在的X更像一團謎。也許因為那時的他是旁觀者,而那時X的心思容易理解,而現在,他處在局中,X的心思失去了直指的目標而凌亂飄散。 他懷念那段山居歲月,如果他可以選擇,也許寧願回到那年夏天。 他之前覺得X很坦白,但他也發覺X不太對他訴說心事。也不是刻意隱瞞,只是沒有傾吐。他陪在X身邊,可是X仍然獨自面對某些部分的人生。他們的身體很接近,心靈卻始終隔著一段無法突破的距離。 愈是想懂X的心,就愈被迷茫的絲線緊緊纏住動彈不得,他好像是焦慮地貼在大片玻璃上想看清楚什麼,卻反而失了焦距。 也許是他對這份感情缺乏自信的過度想像,但他總覺得,X的心神,並不完整地存在於他所面對的軀殼。是溫柔體貼的情人,待他極好,什麼都順著他,卻少了一點生命力的火焰。他甚至也認真想過,就算這種情況永遠都不會改變,他也願意陪伴X一輩子。他需要的,也許只是慢慢讓自己完全面對現實並且適應的時間。有一天他會覺悟,他們之間就是這個樣子的。他將不會再情不自禁奢求不屬於他的,於是他將感到踏實而滿足。 夏天的晚上,剛下過一場雨,空氣裡散布著清涼的氣息。 他昨天剛從南洋帶團回來,帶了一些當地的咖哩包,煮了一鍋椰漿咖裡蔬菜雞肉搭配白飯。 X去了趟公司,沒有留下開馬拉松會議,七點多回來,被公司同事的電話追著進門,就在開飯前還接了通電話,這陣子以來此乃常態。 X把手機放在桌子旁邊,拿起高腳玻璃杯喝了口啤酒。 「你最近還是這麼忙。」他說,把盛了白飯的盤子遞給X。 「嗯,不過應該到這個月底就比較沒我的事了。」 「這是綠咖哩,可能有點辣哦。」 「我不怕辣啊。」 他遲疑了一會兒,開口說:「等你不忙的時候……我們去山裡住幾天好不好?」 X抬眼看他,眼裡露出一絲笑意:「好啊。」 他一下子開心起來:「我記得那裡夏天很涼快,有時連電扇都不用吹。我好喜歡門前那條水溝,坐在那裡吹風最舒服了。」 曾經他們在那條水溝邊,交流著幾許心情。 「看看下個月初吧!」X說。 「嗯,要記得把那輛機車弄去修理一下,不然太可惜了。」他興高采烈地計劃起去到那邊要做些什麼事。 X的手機發出震動,他想,大概又是X的同事打來的。 X伸手把手機拿過來,接通電話,把手機靠在耳邊,低垂著眼簾,輕輕送去一聲:「喂?」 不知道是否想太多,他直覺認為打來的人並不是X的同事。 然後他突然覺得,X像是定格了一樣,凝住了。 他看不出X有什麼特別的表情,但就是有種莫名的、說不出的感覺,電話裡的對方說的,可能是件關係重大的事。 X一直沒有再開口,只是靜靜地聽,然後,低聲問了一句:「……真的嗎?」 幾秒鐘之後,X輕聲說:「我知道了。」 X切斷通訊,把手機輕輕放下。 他不敢開口,甚至連呼吸都不敢用力。 X就這麼定住不動好一會兒,然後慢慢抬眼看他,眼神裡有種無法形容的痛苦與痛苦之外的東西,如火搖曳。 現在的X很痛苦,但X的靈魂活過來了……這樣的感覺如此鮮明得讓人心碎。 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往下沉,聽見自己的心跳,一下一下,倒數著X開口的時間。 「……他回來了。」X低低說了這麼一句,他清楚地感覺到他的世界在崩毀。 他沒有開口,他開不了口。 「他母親中風開刀,手術順利,但之後需要長時間復健,所以他回來照顧她。」X低聲說。 他聽到他自己的聲音說:「……你想去找他?是嗎?」 那個故作平靜的聲音好陌生好遙遠,他幾乎不認識。 X眼中的痛苦神色更濃,緊閉著嘴沒有開口。 「……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,就算你跟他是不可能的,你還是會想見他一面。」他深呼吸一次,說:「……所以你去吧!去找他吧!」 X低聲說:「……為什麼你不阻止我?」 「因為我阻止不了你。就算你人不去,心也不在這裡……你這個樣子,只有讓我更難受……」他低聲說,終於按捺不住微微顫抖。 X閉上了嘴,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吭聲。 然後,X輕聲說:「……我只是看看他怎麼樣了……好嗎?」 他緊緊絞著手,垂著眼簾點點頭,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。 X也許注視了他好一會兒,他不知道,X終究拿起了手機,靜靜站起身來。 他坐著不動,聽X拿車子鑰匙,穿鞋,開門,輕輕關上門。 至少X沒有騙他,沒有編藉口…… 他可以理解,他懂的…… X只是去見N一面,確認對方還好…… X只是……心飛到很遠的地方去了…… 他緊閉著眼,終於抑止不了淚水流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