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風之城 21

21 X出去之後,屋子裡變得好安靜,靜到幾乎讓人無法忍受,他把電視打開,選了一個旅遊節目,不是想看,只是想要那個聲音響著而已。 他失去了食慾,把餐桌收拾收拾,剩下的飯菜倒掉,把盤子清洗乾淨。 他極力控制自己不去想N的事,他怕他愈想會愈受不了。 他有些漫無目的地在屋子裡慢慢打轉,偶爾抽起一張紙巾擦拭一下這裡那裡,他的心裡空蕩蕩的,好像破了個大洞,把所有的溫暖都漏光了。 時間過得好慢,他胡亂瀏覽電腦網頁,無法入心,又跑去客廳看電視,也看不下去。 他抱著大抱枕,默默忍受時間的凌遲。 他洗過澡,沒有吹頭髮,一直捱到午夜,頭髮乾了。他從沙發上站起來,不記得剛才看了什麼樣的節目。他走進自己靜悄悄的房間,打開電扇,關了燈,在床沿坐下。 黑暗中,他望著緩緩擺頭的銅製仿古電扇,這是X不久前買給他的,說跟他的房間風格比較搭。他側倒在床上,睜著眼睛好一會兒,然後說服自己閉上雙眼。 他告訴自己,不要等,睡吧!睡著了時間容易過。 不想去多想的是,今晚X回來,應該也不會來找他吧…… 他閉著眼睛試圖入睡,可是反而更加清醒。 屋子裡明明沒有鐘,卻彷彿聽到時鐘的滴答聲,一聲一聲,像是會延續到天荒地老。 他翻了很多次身,也記不清了,終於忍不住起來,心想是不是喝杯酒,他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看,凌晨兩點過七分,屋子裡仍然一片死寂。 他呆坐了一會兒,離開床舖到暗暗的客廳,適應黑暗的雙眼可以辨識已經很熟悉的路徑,他拿到威士忌,那是他買給X的第一瓶酒,他把內容物剩下不多的酒瓶放在餐桌上,轉身去拿杯子,微略遲疑了一下,最後他拿的不是威士忌杯,而是X送他的高腳玻璃杯。手握住杯腳時突然覺得,也許他是想藉著回味X對他的好來安慰自己。 他倒了一點酒,喝入口時,卻突然嗆得想吐,眼眶被刺激出一點淚水,這酒怎麼會變得這麼難以入口……本來不是很甘醇的嗎…… 其實心裡雪亮地清楚原因,沒有X,這一切都失去了滋味。 不要亂想,X又不是不會回來……他這麼告訴自己,卻沒了把握。 心頭的不安與悲傷不斷堆積,破曉的明亮終於壓垮了他極力維持的平靜。從窗戶灑入的陽光讓他崩潰,心如火燒般地痛,突然再也無法在這空空的屋子裡多待一秒。 他像是瘋了一樣,往背包胡亂塞了幾件衣服,帶了錢包、手機與機車鑰匙衝出家門。 他茫無目的騎著車到處轉,不曉得自己要去哪裡,不知不覺,習慣性地來到了最近的捷運站,他把機車停好,心底微弱的想法突然成形。 他想回去……他想回到那幢山中鄉居,他回不到那年夏天,可是他能回到那條水溝前,就像當年他心亂的時候,藉著循小路而來的清風與流水聲撫慰他的靈魂。他也顧不得他根本沒有那房子的鑰匙,就是一股衝動,他跳上了捷運,往火車站去。 什麼都不要去想了,不要去想X在做什麼,不要去想X會不會回來,不要去想……即使X回來,會不會對他說:抱歉,我終究無法這樣繼續下去…… 到了火車站,他買了最近一班往那裡的火車票,跟著人群進入月台。他等了幾分鐘,火車來了,他進入車廂,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。 搭了幾小時火車之後轉客運,繁瑣的旅途行進實際過程讓人稍稍忘記空虛與難過,他也不曉得自己去到那裡要做什麼,但他就是想去。就讓他任性一回吧! 他在等巴士時打了通電話給同事J姐。 「……我有件事想拜託你。本來我週四有個五天的團,可是我有點狀況,你能不能幫我問問有誰可以代我?」 「我幫你問,喂,你沒事吧?」 「只是有點私事……麻煩你了。」 「OK,我來問,你要保重哦!」 「嗯,我知道,謝謝。」 後來J替他找到代替的人,他和那人通了電話交代那一團的資料。 「我手機好像要沒電了,那些檔案都在公用硬碟我名字下面,我是用團號當資料夾名稱。」 講完這通電話,他手機馬上就要沒電了,他望著手機愣愣出神。 他的手機,昨晚一整夜也沒響過。 他不敢打電話給X,他怕如果X沒有接甚至是關機,他真的會崩潰。 他慢慢地關掉手機,這樣也好吧!這樣他就不會忍不住一直等一直等,等一通也許根本不會等到的電話,那樣太折磨太痛苦了……他想暫時放下,他累了。 坐上巴士,搖搖晃晃,終於來到他曾經熟悉的山區,天氣很好,白色鬆散的雲繾綣著天空,山林翠綠,陽光閃耀。 他從車窗望著一路的景致,忽然有種想法,他好想留在這裡。 如同那年夏天,他在那個岔路口下車,天正熱,他望向他曾經摔車的地方,那時他慘兮兮地坐在路旁,等X來救他。往日的情景一幕幕浮現,他原本灰暗的心不由得湧出一絲暖意。 不管以後怎樣,他擁有過很美麗的回憶。 他沿著那條小路走,以懷念的山溝為伴,他彎身用手撥了撥沁涼的水,他決定在這裡待幾天,沉澱沉澱思緒,把未來想清楚。 他來到那幢房子前,色調有些沉重的屋子一點沒變,大約半年前,他與X回到這裡,說好了要牽住彼此的手。 不管怎樣,他並不後悔。 沒有多少猶豫地,他找了塊石頭砸破了窗戶玻璃,打開窗子爬進去,然後打開大門,把門鎖卡住,這樣即使關上門也不會自動上鎖。 他找來掃把畚箕把碎玻璃掃乾淨,在玄關找到機車鑰匙,把那輛發不動的機車推出去,在大太陽下走了很遠很遠的路,把機車推到人煙聚集的郵局附近,領了一筆錢,順便問到了修理機車的店舖,然後滿身大汗地把機車推去修理。 「太久沒騎了所以發不動了。」 機車行老闆說,這要修好沒這麼快,要他明天再來拿車,還阿莎力地借了他一輛破破的50CC機車騎。於是他騎著排氣管有點吵的破機車去瓦斯行叫瓦斯,講好傍晚幫他送,他又問人哪裡有修窗戶玻璃的,據說是在鄰近的鎮上才有。他一路騎到鎮上,加了油,找到修窗戶玻璃的,師傅答應他明天帶材料去看,可以的話就現場修。 最熱的時間已經過去了,他騎著車來到那個海邊,脫掉鞋子,赤腳走在燙燙的沙灘上。他在海水交界處停下,蹲了下來,用手指在濕沙上畫出一個大大的心,裡面寫上X與他的名字,然後看著漫流過來海水將這些痕跡抹去。 傻瓜…… 彷彿聽到X的聲音混在陽光中海風中這樣輕輕罵他,他站起身來,後退幾步,坐下來吹風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