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逐風之城 22

22 他在傍晚回到屋子,回來途中在超市買了些東西,他剛到沒多久,瓦斯行老闆就送了瓦斯來。 屋子裡有電有水,大概是透過轉帳方式每個月扣繳費用吧!所以沒有被停掉,但電話是斷線狀態的,也許當初X離開的時候就申請停話了也說不定。 他站在水溝前望著夕陽西沉燃燒般的燦爛,理不清心中是否有什麼感慨。他回到屋子煮水,一整天沒吃東西,終於有點餓了。他洗了個澡,然後弄了碗泡麵給自己,山中的夜晚降臨,氣溫明顯涼爽許多,外面的蟲鳴一陣陣作響,在這至少方圓幾百公尺都沒人的地方,他反而不覺得那麼寂寞了。 他已經超過三十多個小時沒有睡過覺,夏日一整個漫長的白晝,他坐了很久的車、走了很多路、流了很多汗、吹了很多風,眼睛很痠澀,他真的有點累了,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。 他吃過泡麵,不想上樓,就在沙發上先躺一會兒,沒想到就這麼睡著了。也許是生理自動保護的機制啟動,他睡得很沉,在睡眠中任時間流逝,被蚊子咬了好幾處都不知道。 他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,他花了幾秒鐘才想起昨天自己是如何在心亂到極點之下逃到這裡來。 手機完全沒電了,他連現在幾點都不曉得,走到門外看看太陽,推估應該還是早上。 他不想去思考他與X之間到底會如何,至少現在不想。 他盥洗了一番,喝了杯水,然後騎車去找早餐吃,順便看看他的機車修好了沒。他記得玻璃窗修理師傅說下午會來一趟。有這些事情在進行著,讓他心裡比較踏實,不致那麼空蕩蕩地作痛。 他吃了張蛋餅當早餐,到加油站把機車的油加滿,然後到機車行換回他的機車。 與樸實友善的陌生人交談讓他能勉強維持住情緒平穩,騎上他的機車時,他心情稍微明亮了一點,他沒有特別目標,只是到處閒晃,最後不知不覺來到那個國小旁邊。曾經在這裡,X訴說了自己的故事,回想起來,那似乎也是X剖露自己最多的一次。 白晝的小學看起來很不一樣,他剛好遇到下課時間,小孩子的叫聲笑聲還有奔來跑去的聲音充滿了活力,一種具有感染力的生命喜悅。然而他的心終究無法不想那個人,那個讓他愛到如此不知所措的人。 他回到屋子裡,躲避中午炙熱的太陽,忽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他望向沒了玻璃的那扇窗,愣愣出神。 修理窗戶的師傅在午後開著小發財車來到,檢查了窗戶,表示這是氣密窗,玻璃比較厚,要拆下來帶回去才能重新裝玻璃。 講話很大聲的師傅把窗子拆走之後,他把窗簾拉上,坐在算是涼爽的空曠客廳裡,什麼事都不想做。現在他終於能體會,X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勁的那種心情。 他就這麼呆坐了好一會兒,終於還是離開屋子,到水溝邊坐了下來。 他望著不停流動、一直在變化的水流,一開始心裡空空的,沒在想什麼。然後,他想著,他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,他終究還是要回去,回去面對一切。 X會是怎麼樣的態度?是不講什麼,就像之前那樣跟他一起繼續過日子?或者……跟他談開來,說自己終究還是辦不到、無法跟他走下去? 那他呢?他還要不要堅持下去?……如果……他可以選擇? 腦子的思路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,思緒頓時停止運轉,眼淚無預警地滑落臉頰。 驀然醒悟,這是他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。 他忽然體會到了X當初在任何地方都待不下去的心情。 他跨上機車,一心想放逐自己。 於是他又來到海邊,讓自己被海浪的聲音圍繞,讓風把眼淚吹乾,吹散紛亂糾結的心思,徹底放空。 他在那裡一直待到白晝將盡,在灰濛濛的暮色中離開了海灘,他回頭望去,自己的足跡孤零零地印在沙上,很快就會被細沙覆蓋。 他騎車回去,沒有食慾,不想找地方吃飯,也不想在路上買什麼東西帶回去吃。 也許明天也該回T市去了……不對,他還得等修理窗戶的師傅來裝窗戶呢……思及實際生活的瑣事,原本的惆悵似乎沖淡了些。 雖然後面並沒有車輛,他還是習慣性地打了方向燈,扭動機車龍頭轉入岔路。天已經完全黑了,車燈只能照亮很有限的範圍。 快要到的時候,他突然不由自主煞住了,屋子前的水溝邊站著的那個人……不是X嗎……? 佇立在那裡的X像是悄然現身的山中精靈,就這麼望著他。 他呆在那裡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,把機車靠邊停好,慌慌張張脫了安全帽掛在把手上,快步走過去,走了幾步,又遲疑地放慢了腳步。 月光下的X看起來有點憔悴,但又很清新,像是變得更年輕了。他感到有些陌生,卻也很親切,他心裡很激動,又有些情怯。 他看到X的眼裡似乎有一抹近乎微笑的東西,他想開口說什麼,才張開嘴唇,卻突然哭了出來。 連他自己都很驚訝,他居然會這樣痛哭,哭得不能自己。 X一把將他抱入懷中,用衣服擦他的眼淚。 「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我決定要對你好的,卻還是讓你這麼傷心難過。」X喃喃地說著抱歉。 他一直搖頭,卻說不出話來。 好不容易他漸漸止住哭泣,兩人坐在水溝邊,就像當年一樣。微微的涼風拂來,水潺潺地流,月光灑在水面上,像是碎散的寶石,也像是美麗記憶的結晶。 X說,那天晚上是一個年長的女性朋友打電話來告訴他N的母親生病、還有N回國的事,那位女性跟N也很熟,對他們的事一直抱持著同情的態度。 X終於見到N,是接近午夜的時候。 「我們在醫院附近的公園裡,講沒兩句就大吵起來,吵到連警察都跑來關切。後來我們換了個地方,彼此也慢慢冷靜下來,我們談了很久,說了各自的近況。他媽媽現在還好,一隻手沒力氣,好好復健應該可以完全恢復。他說,等他媽媽情況穩定下來,他想帶她到A國定居,他覺得那個地方很適合他,居留的問題可以處理,錢也不是問題,而且,這樣對大家都好。」X像是作夢似地低聲說:「我心裡很清楚,這會是我跟他最後一次見面,一個好好道別的機會……可是感性上還是難以承受……。後來,我一個人跑去海邊待到天亮,想了很多很多。」 X繼續說:「我回到家,發現你不在。最初我想,你可能是出去走走,可是我一直等不到你回來,你的手機也打不通。我想你一定很生氣很難過,我才開始醒悟,我對你有多殘忍。我翻過你房間,知道你沒帶走行李箱,只揹走了背包,可是隔天你仍然沒有回來。我打去你公司找你,問你同事你有沒有出團。最後我猜想,你會不會是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。一開始覺得不太可能,因為鑰匙在我那裡,可是我實在沒辦法繼續枯等下去了,所以我決定孤注一擲。」 他忍不住又湧出眼淚,但並非因為悲傷,他本以為X不會這樣尋找他,他連忙用手擦掉。 X看著他,那雙眼睛很疲累,又很溫柔。 「我承認我可能永遠也忘不了他,可是現在我也放不下你了……我沒有資格要求你留在我身邊,可是這些話我還是要告訴你。」 他想開口說話,卻什麼也說不出口。 好不容易,他擠出一句:「可是我都摸不到你在想什麼……」 X用手指輕輕撥他的頭髮,輕聲說:「你的生命很乾淨,不像我,我常常覺得這樣的我根本配不上你……我只是不想用我的不快樂影響你。」 他好驚訝,他從沒想過,原來X也會如此自卑。 「可是我想分享你的一切,不管是快樂還是悲傷……我不想只是被你照顧而已……」 「以後我知道了……如果你還願意給我機會的話。」 「……我把窗戶打破了……」他停頓了片刻,帶著鼻音小聲說。 「我看到了。」X嘴角泛起微微的笑意。 一陣微風吹過,樹影輕輕搖曳,沙沙作響。他伸出手,輕輕擾動流水,看著反照的月光變換出不同的美麗。 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