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ulder茶酒肆

關於部落格
原創作品
  • 78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心中的微風 1

1 車子從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下來進入塞滿馬路的車陣,像一尾魚游入池塘的擁簇魚群中。 夏日的城市特別熱鬧喧囂,好不容易捱過了燠熱的白晝,人們在夜幕的庇護下湧入各式各樣的地方,換上另一副容顏,尋找一點快樂,一點放鬆。 我回來了。 我們回來了。 他在心底這麼說。 他覺得自己好像離開了好幾年。事實上,他才離開了幾天。 他一度從T市逃亡到寧靜美麗的山間,以為自己必須面對X也許想放手的處境。 他沒有想到,X會追到那裡去。 那天夜裡,X跟他好好長談了很久,如果山中有魍魎穿梭,或許聽著他們竊竊私語的聲音,會覺得像是夜晚的風一樣流布在整幢屋子裡。 「我一直覺得,你會掉進去都是我害的。」X說。 關於他們之間,話題是這麼開始的。 最初X訴說自己的故事只是想嚇走他,卻起了反效果。 「那時我不是沒察覺到,你對我的感覺起了變化。」X輕輕說:「可是我還是放任事態發展下去。後來你不是摔車嗎,其實我心裡很清楚,為了你好,我應該對你冷淡一點,可是我辦不到。因為我太自私,我把對你好、照顧你這回事當作寄託,拿來填補自己的空虛寂寞。每次我看到你一個人半夜跑到水溝前發呆,就覺得很歉疚,覺得是我利用了你的單純善良。後來你要離開的時候,我想,我不能再那麼自私下去了,所以我極力拉住自己,忍住不挽留你。後來的事你也知道,我拚命想麻醉自己……我厭惡自己,也厭惡那樣醉生夢死的生活,卻又脫離不了,有時會想,自己為什麼還要活著……直到你打電話給我……。那時我真的覺得,你是老天派來拯救我的。」 他默默地聽著,X輕輕地訴說。 「我是一個自私的人,明明知道自己沒辦法好好愛你,卻還是貪婪地想要抓住你。事先說清楚也只是想減少自己的負罪感吧!我一直覺得對你很抱歉,所以我暗自決定,就算我沒辦法像你愛我那樣愛你,那至少要好好對你。我既然決定跟你在一起,就當作像是異性戀男人結了婚那樣,總要盡到一點責任,我不想像我生父那樣,當個不負責任的男人。」 他微微睜大眼睛,有些訝異,他從沒想到X是這樣想的。說不出心中是什麼滋味,有點甜甜的,暖暖的,卻也有一點酸澀。 「……你是說……你把我當成……當成……」 X看了他一眼,輕聲說:「對,我把你當我老婆。」 他臉上有點熱。 X的外型看起來屬於比較時髦前衛的人,行為上也曾經可說是放浪形骸,沒想到內心深處思想卻有那麼傳統的一面。也許,不想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人,是X骨子裡根深蒂固的執念,影響了X的價值觀。 「可是聽起來好奇怪……」 「是你要我說的啊。」 不是X最愛的人,卻是X認定的一生的伴侶…… 思緒在風中飄遊,慢慢落定。 這樣已經是最好的了,他心底的聲音說。 對,是最好的了。 然後,他們說好了重新開始。 這一次他們鄭重地約定了,既然要在一起,就不輕易放開彼此的手。 「雖然心底不希望你是因為責任才堅持跟我在一起……不過,負責的態度也不是什麼壞事,我也不要太苛求你了。」他吐出一口氣,帶著鼻音帶著微笑這麼說。 「當然不只是責任的問題。」X放輕了語調,說:「我說過我很自私,我想要你陪我,所以就算沒有資格我也不想放你走。……我不知道這算哪一種感情,但我對你不是沒有感覺的。」 他慢慢能體會到,X是這樣的一個人,在考慮很多事情之前,想要的就已經伸手去抓了,像是一種本能。也許是自私,也許是衝動,是溫柔細膩的侵略,讓人心甘情願陷落。 他沉默了很久,苦苦思索該怎麼表達心裡的想法,最後他下定了決心,開口說: 「……你也好,我也好,我們都不要再執著於分析你對我是哪種喜歡了。也許我們之間就是這種緣分,那就好好珍惜,這樣就夠了。」 這話,更多是對他自己說的。 他告訴自己,不可以再那麼軟弱。 X需要他,這就夠了。 他愛X,他要使X快樂,他要讓他們一起過得快樂。 茫茫人海中,他遇見X,遇見一個能讓他愛得如此刻骨銘心的人,而且他們還終於能在一起,這是上天給予的福分。如同晴朗夜空中的滿月,雖然月中有陰影,但已是圓滿。 他本想和X在山中多待幾天,可是他只帶了一套衣服,而X根本就沒帶,而X當初留在別墅裡的全都是冬衣,派不上用場。浪漫的念頭敵不過現實生活的不便,終於他們還是決定等窗戶裝好了就離開。 「下次再來吧!把電話網路那些都弄好,帶夠衣服,不然好像在逃難。」X說。 「哪有你說得這麼誇張啦……好吧!洗碗精、洗衣精那些也都沒有,下次一起帶來。」 他忽然覺得,這樣交談著的他們,似乎開始有點老夫老妻的味道。 這樣……也很好,很好。他想著,曾經擺盪的心湖,慢慢歸於安詳寧靜。 回程的路上,他有點不安地問:「……有沒影響你工作?」 「反正應該不會被fire就是了。」X說。 他噗笑出來:「你老闆對你好像很容忍哦?」 「我雖然時間上配合度沒那麼高,可是事情都有做完哪!你沒看我常在家裡加班。我不跟他計較時間,他也不要跟我計較啊!你以為啊,不是每個人都會像你這樣容忍我。」 「我有容忍你嗎?」 「有容忍還不覺得自己在容忍乃是最高境界。」 他笑得要命,笑過之後,他輕聲說:「說真的,我曾經覺得,全世界的人都該寵著你,隨你任性。」 X安靜了一會兒,輕輕說:「你這樣不行,這是溺愛。」 「我知道,我會改。」他停頓了一下,繼續說:「現在我知道你其實不像我以前以為的那麼酷,可是我應該比較知道要怎麼跟你相處了,或者說,知道自己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態跟你在一起了。」 X看了看他,眼尾帶著一絲笑意:「從偶像崇拜回歸現實了哦。」 他笑出來:「什麼偶像崇拜啦,你少臭屁了。」 講是這樣講,其實他覺得X說的沒有錯。就像是,X從書本裡走出來了,從一個令他嚮往追逐的幻影,真真實實化成了有血有肉、有優點有缺點,像他一樣的凡人。 路上他們找了個小吃店隨便吃了碗麵當晚餐,好不容易終於到家,X把車子停好,各自下車要去搭電梯時,X伸手拉住了他的手。 他想,他明白X的意思,這是一個象徵,他們將一起,回到他們的家。 他與X的手緊握在一起。 我好愛你,我是如此幸運,我很幸福。 ※ 後來他去公司時,被J拉到茶水間「審問」。 「喂,有個男的打了好幾通電話來找你,好像很著急欸,就是他嗎?」 他有點臉紅地點點頭。 「喔,小倆口鬧彆扭哦!」J取笑他。 「……不好意思,給大家添麻煩了。」 「還好啦!你們這些跑外面的本來就是互相支援嘛!不過現在大概大家都知道你的事了,隨便猜也猜得到。」 他感到些微困窘,卻也覺得,他已經不在乎別人知道了。 「沒事了吧?沒事了就好,兩個人嘛,吵吵架很正常。」J拍拍他,儼然一副大姐樣:「要幸福哦!」 他笑著,用力點頭。 那天,X的媽媽打電話來,跟X講了很久很久。 X在陽台靠在欄杆上,手裡夾著菸,有時默默地聽,有時低聲說話。 落地窗是敞開的,讓初夏的風吹入屋內,所以他走來走去換床單、拖地整理時會看到X講電話的身影。 看得出不是工作上的電話,他猜是X的媽媽,而後來證明他沒猜錯。 X進來的時候,表情很難描述,甚至很難說到底是正面還是負面,X看了他好一會兒,然後對他說: 「是我媽。……她跟那律師分了,我叫她回來,她說她考慮考慮。」 「哦……那……如果你母親回國的話,是不是要來跟你住?如果需要的話,我可以找房子搬出去。」他說,沒想到X馬上狠狠瞪他一眼。 「你幹嘛瞪我?」 「你幹嘛動不動就說要搬出去?」 「我哪有動不動啦……我是怕你困擾……你不是說,你母親還不知道我們的事……」 「總不能永遠瞞著她。」X似乎有些心煩地撥了撥頭髮,說:「我會跟她講。」 「那……」 「看到時怎樣再說吧!我會讓她知道我們已經同居了,看她要不要來跟我們住。就算一起住應該也是暫時的,我會想辦法。」X低聲說:「我不認為我跟我媽長久住在一起是好主意。……小時候她一個人帶我,又要工作,真的很辛苦……。我跟我媽感情不是不深,可是我好像沒辦法跟她朝夕相處,相處久了總是會有摩擦。反而離開了,偶爾連絡,還比較不會有什麼火藥味。」 他從小就沒爸爸媽媽,跟著阿嬤時也只是傻傻地乖乖聽話,無法體會X的感受。 「即使是最親的人,有時也未必適合相處。」X低聲說。 他不知該如何安慰X,於是張開手臂抱了抱對方。 「傻瓜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」X輕聲說。 「呃,我不會別的方式嘛……」 X笑了:「我本來還有點擔心,擔心你再也不會這麼傻得可愛了。」 他語塞,突然領悟到,在過去那幾個月的摸索期,對於他們之間,X的壓力其實也是很大很大的。困擾於自己無法穩定的心,困擾於如何對待他的拿捏,困擾於自我厭惡與渴望幸福的本能左右拉扯…… 都過去了。 你所認識的那個我,回來了。 他在心底訴說。 沒出幾天,X的母親再度打電話來,那時,他們正在吃著買回來的麻辣滷味配啤酒當消夜。 「……你決定好要回來嗎?……我當然覺得這樣比較好……住不是問題,你可以先住我這兒,我再幫你找房子。……當然我會去接你。……嗯。……無所謂,你人回來就好。」X忽然抬眼看了他一眼,然後說:「媽,我要跟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。……我有固定的對象了,我們現在住在一起。……不,不是這問題。……他OK,他本來還說要搬出去好讓你住進來。……媽,你聽我說,…………我是同性戀。……是真的,我不是為了要氣你……我知道……我也是後來才弄清楚自己……我是個同性戀,不管你接不接受這都是事實……如果你不能接受,我會設法另找地方讓你住。……」X沉默了好一會兒都沒吭氣,然後低聲說:「……我知道了,我先找找看吧!應該沒那麼難。……他是個很好的人,你看到他就知道了。……嗯,確定航班你再告訴我。」 X切斷通訊,長長吁了一口氣。 「……你媽媽要回來了?」 「嗯,這兩天我就開始找房子,你也幫我一起找吧!」 「……她不來住這兒嗎?」 「還是不要吧!她口頭接受了,但心理上要真正接受事實,恐怕沒那麼快。」 「哦……」 「其實也不能怪她。」X低聲說:「我第一個交往的對象,是個女孩子。我也是後來才摸清楚自己的真正傾向……而我一直都沒告訴我媽。直到我跟N的事爆出來,她還是無法相信我是認真的。」 「…………」 「我沒跟你說過吧?最初,我接近G……就是N的媽媽,並沒想到後來會變成那個樣子。」X微微出神地說:「那個時候,我完全不知道人生要追求的到底是什麼,只是剛好有機會透過一個朋友認識她,那時她在找助理。我那時想,如果能讓她信任我,說不定可以對我生父的事業搞點破壞什麼的。好愚蠢可笑吧?大概是電影看太多了。」X自嘲地勾了勾嘴角,又說: 「她讓我當她的特別助理,要我陪她去這去那的。我漸漸了解到,她也是個寂寞、非常不快樂的女人。她說要跟我在一起,說她會跟我生父分手。我想又有何不可呢?反正我們都一樣空虛、一樣不快樂。現在回想起來,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當時的自己在想什麼,就像是中了邪一樣,覺得怎樣都無所謂……。也許是自以為那樣可以報復我生父吧……後來,在外地讀書的N回來……最後就搞成那個樣子。」 X彷彿靈魂出竅般地說:「我跟N……相處的時間其實很有限很有限……我要跟G分手,她死也不肯,就像我媽一樣,她怎麼也不相信我是同性戀……我不能讓她知道我跟N的事,我也不能讓N知道我跟他母親的事……那時真的好痛苦……痛苦到……想要帶著N一起逃走,一起離開這世界……但是我做不出來,他是那樣美好的一個生命,憑什麼被我這樣的人抹煞?……後來他母親終究發現了我們的事,瘋了似的鬧自殺,一次割腕,一次吞安眠藥……那時我真覺得,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,乾脆我死了大家都好……N狠狠罵我,叫我不要逃避,不能闖了禍就想一走了之什麼都不管了。……後來我生父出面收拾爛攤子,把N的母親送去找心理醫生治療,把我送到那座山裡,一方面又拿錢搞定我媽和那個律師……。聽說我生父也跟N談過,但沒對他採取什麼動作。N跟我不一樣,他雖然年紀小我好幾歲,可是他很堅強,思考也比我清楚。如果他不是這樣,或許我造成的悲劇會更無法收拾…………我好像不應該跟你說這些……我怎麼會突然想說這些…………或許是因為N他母親……在某些方面跟我媽媽有那麼一點點像……我是不是讓你很難受?」X彷彿回神一般,這麼低聲問他。 他搖頭,不曉得該怎麼傳達他的心情。 N永遠是X心目中最好最完美的存在……不管X說不說出口,這都是不會改變的事實。 或許他應該感謝N,如果N不是那樣的一個人,今天X可能已經不在這世上,不能這樣陪著他了。他也有些領悟,教會X不管怎樣要對人生負起責任的,不僅僅是W伯父的反面例子,更是N的態度。 那是他永遠及不上的美好,想來難免讓人感傷,但他對自己承諾過的,他不會再那麼軟弱。 「…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……你說過,希望我陪你一輩子,那麼我應該知道全部的你,即使我承認有些事情聽起來難免心裡有點難過……可是我想我承受得住。……與其你把這些過往都藏在心裡捉摸不定,反而是這樣說出來讓我感覺好得多。」他停了停,一口氣說完:「我寧願你是這樣不完美、偶爾讓我有點小難過,也不願意你是朦朦朧朧的讓我抓不住……呃,我好像說得太文藝了。」 X看著他,忍不住笑出來。 「好你個文藝青年。」 「我還好吧?哪像你有時說話說得像廣告詞。」 「我有嗎?」 「沒有我也說你有。」 X再度笑了起來,剛才的陰霾漸漸消散不見了。 「你看,我是不是有進步?我比之前穩多了吧?不會輕易受你影響。」 「是是,好有進步。」X說著,把他的手拉過來放在嘴唇前,低下頭來,好久都沒動沒說話。 後來,他們一起湊在電腦前替X的母親找房子。不要太近,也不要太遠,生活機能要好,不要太吵,交通不要像他們這裡這麼不方便。 選定了幾個地方,打算明天一一打電話去約時間看房子。 「要分頭去看還是……?」他問。 「廢話,當然一起去。」 「好。」他點頭。 「你什麼都好。」 「才怪。」 「一點都不怪。」X輕輕吻他。 隔天他們去看了兩處房子,X都不太滿意。 晚上他們做過愛,靜靜靠在一起。 「明天我要出團,那只好你自己去看房子了。沒辦法,旅遊旺季又到了,團很多。」 「我知道,我再打電話給那幾個房東約時間。」 他翻了個身,看著X說:「你說我們這樣等於結婚了,那這樣說來,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的話,我們都算早婚的了?」 「我反正漂泊得夠久了,倒是你,傻乎乎的就被我套牢了。」X的手沿著他的脊骨輕輕撫摸。 他把臉靠在X胸膛上,低聲說:「……這樣很好…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